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海岛清甜水
时间:2018年08月07日   作者:曹宁元    
字号:

气势澎湃的海浪不停地扑打着滑溜溜的孤悬小岛岸岩,飞溅起朵朵美丽的浪花。那天下午,我和父母劳动回家,发现在家里做饭的弟弟不见了。起初总以为他一会就能回来,可一直到了吃晚饭时间还不见人影。全家人开始急起来,立即分头寻找。

我马不停蹄跑遍了村里村外的亲戚和朋友家,然后一鼓作气在水库、河塘、水井、海岸边逐一进行仔细搜索,但终究没有发现弟弟的踪影,只能回家稍作歇息。

凌晨,准备烧早饭的母亲发现家中水缸没有水,就叫我去挑水。我突然发现,原来放在门口的两只水桶和扁担不见了。我忽然意识到,弟弟会不会自己去打水了?但村里远近分布的5口水井不是已经都被我和父亲找遍了,尚不见人影嘛。哦,我终于想起来,在陈家岙山有一座解放初期部队打造的备战坑道,坑道内有一口鲜为人知纵深约15米的饮用水井。来不及多想,我抱着一丝希望,马上和父亲拔腿直奔坑道。

这座弯曲足百米长的坑道是人工挖掘的岩石山洞加上水泥铸就,里面漆黑一片,任凭我们在坑道口大声呼喊,只有山壁的回音。无奈,我只好快步跑到附近的一户渔民家中,借来一盏玻璃灯,与父亲手拉着手向坑道内摸索行进。到了水井边,我急切地伏身呼叫弟弟,没想到弟弟真的掉进了这口水井中,但还活着。

原来前一天下午,弟弟发现家中没有水了,就挑着水桶去找水,因为村里的水井都没有水,就独自到了坑道内的水井。当时,他发现该水井内有少量的水,就用绳子吊着灯,自己攀住井壁爬下去取水,不慎脚一滑就连人带灯一起掉到井底下了,幸亏只是在井壁碰伤了手臂和脸部。

想当年,我们海岛居民为了解决吃水问题,真是想尽了办法。

起初村里使用渔船到宁波装运淡水,但因路途遥远,运量少,成本高,天长日久难以维持。自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村里集资在山脚下打掘深洞水井,由于都是石岩,在开挖过程中必须实施炸药爆破,经常发生塌方死人事故。人们提心吊胆打完井,可水依然不够用,只能定时定量排队供给。

改革开放之后,村里发动群众挖土筑堤修造水库等蓄水水利设施,充分利用收集储蓄的水资源,因地制宜办起小型自来水厂,同时四通八达铺设管道,终于使村民用上了自来水。不过,储蓄的水量有限,遇到夏季或干旱天,水库干涸,水源一断,就又没水了,村民还是要起早摸黑挑着水桶不辞辛苦四处找水。

针对吃水难情况,岱山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先后投资巨额资金,一方面竭力建设岛上水利设施,将岛上各水库的水统一调配使用,改变以往用水各自为伍状况;一方面建设海上巨大引水工程,通过从海底铺设管道,将大陆(宁波)的水引入海岛。还科学地创建起海水淡化工程,使海岛周围取之不尽的海水顷刻间转化成淡水,从而有效地解决了海岛群众吃水难的民生大问题。

饮水思源,如今每次想起当年弟弟的那场事故,就更觉得岛上的水喝起来特别清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