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吹牛的成本
时间:2018年07月10日   作者:陶琦    
字号:

吹牛的起源,通常是一个人对自己不够满意,缺乏超群拔萃的相貌、财富或地位,但又强烈希望获得他人的认同和尊重,于是吹嘘浮夸、炫耀逞能。

美国哲学家法兰克福论证过吹牛与说谎之间的区别,认为说谎的人很清楚什么是真,什么是假,只是有意隐瞒真相,欺骗他人;吹牛则是为了出风头,表现自己,夸耀手中可利用的资源力量。相比起来,说谎还把真实当一回事,故会想尽办法掩盖和歪曲真实,吹牛则完全无视真实,是虚无主义和犬儒主义的集合,更执着于以自我为中心,品德更为不良。

现代网络社会,吹牛现象似乎变得越来越严重。网络上很多人有倾诉的欲望,又带有一点自恋心理,希望成为话语的中心,但现实里又因存在感不足,导致内心失落,加上在与他人对比时形成的心理失衡,就很容易造成扭曲,于是用吹牛的方式,编造出种种不存在的身份、地位及高端生活,冀望获取别人的羡慕和尊敬。最典型的是在网络上,只要一谈到学历和收入话题,就会呈明显的割裂状态——很多人一开口就自称是常春藤名校毕业、年薪百万以上,其他985和211大学毕业的人都会遭到这些人的鄙视……

早年有一句网络流行语“谁也不知道屏幕后面是不是一条狗”,提醒网民保持足够的警惕,不要轻信网络言论,对一些未经证实的身份信息不要太在意。这也反映出网络匿名发言的形式,更容易被夸大。毕竟在现实中吹牛的人,多有所顾虑,即使话语中夹带虚头,也不敢太过明目张胆,担心被熟悉情况的人当面揭穿,所以多采用旁观者的视角叙事,如“我有一个朋友”“我同事的父亲”“我认识一个人”,很少亲自担纲故事的主角。但网络匿名发言就不一样,别人不知道你是谁,亦无法证实话语的真实度,可以随口扯出一个弥天大谎,也不怕被人把肥皂泡戳破了。由于吹牛的成本低,使得很多人沉浸其中,乐此不疲,养成了一种玩世不恭的态度,动辄胡吹乱诌,轻佻得如同儿戏。

但是,吹牛是有隐性成本的,以网络即时互动、无远弗届的资讯传输能力,你根本不知道背后到底有多少双眼睛在盯着你,什么时候会被人揭破老底,身败名裂。像最近有人在网络平台上自称是“官二代”,家族有很大的能量,准备用300万操纵日本司法,对当地的一起杀人案施加影响。这些惹发众怒的话语一经传出,网络哗然,吹牛者随即被人起底,其人乃某大学的一名贫困生。真相大白之后,当事人被学校约谈,不得不出来向公众道歉。相信这段不太光彩的经历,也会成为他往后人生中无法抹去的一块污迹。

清代也有一个吹牛惹祸的例子。光绪年间,湖南布政使禁办城隍庙会,引发乡民不满,群集起来把官署的大门给砸毁了,一同被打砸毁坏的还有湖南巡抚的私宅。有个叫曹桂山的痞子,第二天才赶到省城,没来得及参与打砸行动,但他为了博得众人敬仰,故意走到一家木器店门前,大声抱怨自己的手又酸又痛。木匠问原因,他吹牛昨天与众人一起围攻官署大门,门很结实,其他人都砸不破,唯有他使出全力才砸破了,所以到今天手还在酸痛。此时省城的捕快正四处缉拿肇事者,闻知消息的人都躲了起来,捕快见曹桂山当众吹牛,信以为真,把他当作主犯抓回去处以极刑,以儆效尤。曹桂山为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大吹牛皮,结果枉送了自己的性命。

一个健康的社会,应是不同个性光芒相互辉映的集合体,而非通过身份地位及物质攀比进行排序的等级社会。虽然吹牛会于某些情境下让人获得一定的话语权,但也会令人沉溺在这种虚幻的光环中无法自拔,失去上进的意志。到头来除了骗自己,靠吹牛是不可能真正获得他人尊重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