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官太太聚会
时间:2018年06月12日   作者:陶琦    
字号:

俗谚“三个女人一台戏”,或“三个女人成一圩”,意思都差不多,是说旧时代里的女性地位不独立,很少有参与社会活动的机会,憋闷久了,遇到同伴就很容易没完没了地谈论各种家长里短的琐事。遇到攀比心强的,还会互为卖弄、夸耀自家男人和孩子的本事。如果是出自权力阶层的女眷,这种暗战和博弈,更是会发展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其中包括了不同等级的女眷如何相处,又如何看待当前的权力架构,彼此是合作结盟,还是对抗竞争以取得相应的收益,由此展现出来的另类生态,远比底层社会更显丰富多彩。

官场是一个金字塔形组织,在唯上是听的封建体制下,品秩高的官员,在下属面前难免会有优越感。女眷也是如此。谢肇淛的《五杂俎》记有明代某县一次官太太聚会。县令是一县之主,太太自然就是此次聚会的主人。县令夫人姓伍,她问二把手县丞的夫人姓什么,对方答姓陆。又问主簿夫人,答姓戚。县令夫人顿时大怒,直接起身走回内室,众人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县令知道后,问夫人何以如此。夫人怒道:“她们都商量好了合起来辱我,知道我姓伍,县丞夫人就说姓六,主簿夫人说姓七,我再问下去,其他人肯定会说姓八、姓九。”现代心理学家说,权力会减少对他人的理解,常令人任性而为,由此变得愚蠢,即为对这种情形的生动解释。

官太太聚会的一大目的,是代男人进行社交,把一些难以在台面上做的交易,于聚会中形成默契和共识。《民国趣史》载,民国时汉口的征收局长,牟利自肥,中饱私囊。按照规矩,该职位每年都须换人,以免时间一长,会形成账目舞弊。征收局长任期将满,上面已派人前来交接,他就让姨太太邀请财政厅长的姨太太聚会,一起看戏和午餐。其间,局长姨太太故意带厅长姨太太逛珠宝店,后者对一副售价8000元的珍珠手钏爱不释手,但她身上又没有带钱。局长姨太太便作为东道代付。如此戏码,双方都是心知肚明,没过几天,征收局长果然获得续任。

但官太太聚会,也有不完全信息博弈,结果也有可能与期望恰好相反。清代,巡盐御史是掌有实权的要职,扬州知府夫人有一次想请御史夫人到家里聚会,但她不懂满人礼仪,就从扬州下级官员的女眷中找人作陪,中军守备的妻子入选。聚会当天,守备夫人早早赴会,御史夫人随后而至,但两人一见面,御史夫人却毕恭毕敬地向品秩低得多的守备夫人下跪请安,对方也欣然受之,把知府夫人都看呆了。

整个聚会过程,御史夫人侍立一旁递筷斟酒,殷勤照料,就像奴仆一样,拘谨得连筷子都不敢伸。守备夫人却占据首座,放怀大嚼,还不时安慰御史夫人不必太紧张。双方丝毫没有上下尊卑之间应有的礼节。好不容易等到席散,守备夫人心满意足地告辞,御史夫人却情绪激动,带着一肚子怨气而去,并与做东的知府夫人结下了仇怨。知府夫人理不清事情的头绪,过后才听人说,守备夫人与御史夫人是同一旗籍,但一个是旗主,一个是旗奴,如今身份虽然不同,但依然尊卑有别。知府夫人不懂规矩,所以好心办了坏事,被御史夫人误认为是主人故意请旗主来羞辱自己,故在离去时,满脸的羞惭愤恨,双方由此交恶。

从本质上说,官太太聚会是一种虚荣精神消费,彼此需要这一交际形式来增加信心,印证自己处于特权阶层生活的高端和完美,同时也为了共同的目标,形成利益圈子。而这些旧时代官场的真切剪影,犹如万花筒般,展示出了光怪陆离的社会诸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