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骑在秧把子上的端午
时间:2018年06月12日   作者:严巍    
字号:

在我们几个稍大一点的节日中,端午过得算是最潦草的一个。潦草是因为真忙。收完菜籽割了麦,犁罢水田又栽秧,事事经手,能不忙吗?乡下人说,端午是骑在秧把子上的。

尽管能忙下人头,粽子还是要包的。母亲早上下田之前淘好了糯米,用水桶泡上,晚上收工回来,天还没有黑透,一家子几双手就着门口剩下的一点天光,龙飞凤舞地包粽子,心急,包出来的粽子一个比一个大。

第二天早上,村子里四处飘荡着粽叶的清香,像是昨夜今晨落了一场清霜。

大锅里煮粽子,一串一串的,提起来,沉甸甸的,像是提起一串地瓜。青皮白粽,总要凉透了才好吃,蘸白糖吃更佳,但那种奢侈的享受几回能够?大多时候,还是白嘴吃,白嘴吃粽,也是很好的节了。

有了爱人之后,我的端午节都是在岳父家过的。小镇上,清凉大补的老鹅汤是招待姑娘姑爷的不二之选,这东西寻常是吃不到的。咸鸭蛋是不用说的了,清明前下缸的黄泥鸭蛋,这个时候起上来,不咸不淡,正好吃,在饭锅上蒸熟后,一瓣一瓣切出来,流露出诱人的油红,是下啤酒的好菜,也是大忙节气里的一道便道菜、消忙菜。

老实说,那时,我是不大愿意去岳父家过端午的,不是怕送节礼,我怕干活,我有力气,但是我不经晒。现在,我成了老女婿,不会让我下田的了。现在想干活也没活干,岳父家已经老早不做田了。

岁月是用来怀念的。

我们的小家从不包粽子,甚至不买粽子。城里的端午和平常没什么两样,唯一不一样的,是买菜时,顺路买一把艾蒿带回来。艾蒿一把,青枝绿叶,如绿剑在手,靠在防盗门外,像是从古代请来了一位武林高手,显得我这样的百姓人家也有一点小小的江湖。

艾蒿一把,等于我们有了端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