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坚持
时间:2018年06月12日   作者:石泽丰    
字号:

单位院子里有一棵杏子树,树干粗如海碗,每年结出满树的杏子来。如果不是那天同事王晓青指着满树熟透的杏子告诉我,来单位9年了,我还真不知道停车位的一侧有这么一棵果树。我是一个喜欢低头走路的人,头上固然有很多风景,但我始终认为,如果不脚踏实地,再美的风景也只不过是空中楼阁。

立在杏子树下,我足足注视了五六分钟,那些黄透的杏子挂在枝头,绿叶衬托着,别有一番景致。王晓青说,石老师,我来弄几个给你尝尝。手无寸铁的他,哪够得着那些鲜果。只见他快速走到树边,抬起左腿,用脚猛力蹬了一下树干,树一阵惊颤,但没有一个杏子落地。面对这些不肯脱落的杏子,瞬间,我想到一个词——坚持。坚持是一种定力,它把最美的风景置在征途的另一端,一路设有荆棘、坎坷、无奈。有时候,人遭遇这些阻碍,会选择放弃,选择退缩。

我是一个习惯注目的人,面对身边的事物,我总要呆呆地注视一阵子,坚持用自己的思维去打量它,在别人看来,有那么一点傻乎乎的感觉。以至后来,我在想,我的写作大概与我这种坚持有着一定的关系。记得在我读中学的时候,一天下午,一辆小轿车驶入我们山村,停在先权家的门口,听说它是从远方的都市而来,专为送我远房的一个长兄回乡的。小车的驶入,打破了乡村的宁静,以前,乡亲们只在电视里看到过小轿车,这回,小轿车开到了自己的身边,他们左看右看,有的甚至还用手摸一摸,发出啧啧的赞叹声后,次第离开了。只有我,站在离小车约五米远的地方,静静地注视着小车,沉浸在自己的遐想里——要官至什么级别才能坐上小车,长兄在那座城市里到底风光到什么程度,这辆小车是随他调用吗……一连串的问题在脑海里浮现。听说当初他上学时,因为家庭贫穷,差点辍学了,是他的母亲坚持要让他上,所以才有了他的今天。我想了很多很多,把时间一分一秒地想走了,直到小车绝尘而去,我还站在原地。

风光的长兄与我表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表姐成绩很优秀,但那一年高考,她没有考好。我母亲常常说,就怪你姑姑,不肯再坚持让她复读一年,否则,她现在也不是这个样子了。表姐依旧生活在农村,过着普通农妇的生活,母亲对她惋惜,对坚持有了更明确的态度,她要求我做任何事情,选定了,就不允许放弃。

生活中,按照母亲的教导,我也一直在坚持着自己选定的东西,包括写作,中学如此,中专如此,走上社会以后亦是如此。我不期望它能开出多么惊艳的花来,至少它能架起我精神世界的钢构,让我不曾空虚过。这么多年以来,我深深地感到,坚持与寂寞是一对孪生兄弟,彼此不离不弃,你在坚持中,无不感到寂寞和孤独,感到独自前行的孤单,也许只有青灯黄卷知道,也许只有清风明月知道,但是,它们也坚持着缄默,坚持着不发一言,与你相依相守。

回想起那满树不肯掉落的杏子,它们该是有着一股让人羡慕的韧劲,尽管我想不出它能坚持什么,或者在时间的河流里,它什么都坚守不了,不过是它自身的组织比较坚韧,不易掉落罢了,也许,这正是它高贵的品质所在。我于是明白我喜欢坚持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