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见证老家的路和桥
时间:2018年05月15日   作者:周黎    
字号:

我的老家是青田县东源镇武池村,从县城出发只有20多分钟的车程,不管你是走对岸水南、湖边、白岸一线,还是走石溪、船寮线,都可以到达。柏油铺就的路面,平坦而宽敞,交通非常方便。这在二三十年前是不可想象的。每当我开着小车行驶在前往老家的路上,总会回忆起过去交通落后的年代和那个年代发生的一些往事,老家的那些路和桥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从无到有的路

1967年,我6岁,父母把我从老家带到温溪读书,那是我第一次坐汽车。那时万山区(即现在的东源、高湖、黄洋、季宅和万山等5个乡镇)还没有通车,我们得先从武池步行10里路到船寮,再从船寮坐汽车到温溪。

1970年暑假,妈妈回到高湖任教。我随妈妈在高湖读书从小学三年级一直到初中毕业,这个时期走得最多的是从高湖到大云寺这条路,几乎每周都得去大云寺粮管所买一次米。那是一条正在建造中的公路,当时还只是黄泥初坯路,由于停停建建,路面坑坑洼洼,宽的地方大约有三四米可通拖拉机;窄的地方,连双轮手拉车都不好拉。东山到大云寺原本无路,为了建公路在山腰用岩炮打出来一条路,所以路面中间尽是岩钉,有的石头尖尖的像刀片,一不小心车轮胎就被割破了。

1971年5月,青田到东源的公路首先通车,然后又延伸到石平川和钼矿区。大云寺到高湖、黄放口这一线公路过了5年才正式通车。当时万山区几个乡镇所在地村相继买了十几辆手扶拖拉机,平时用来跑运输,农忙时,拆下拖斗回到田里犁田。那时车辆很少,但是因为路况差,仍经常出事故。我曾经历过一次骑自行车与拖拉机相碰的事故。当时,我骑自行车带着弟弟去东山村的路上,一辆随后开来的手扶拖拉机从我的左侧超车,突然一头栽进路边水沟堵住了我的去路,我来不及刹车就撞上。所幸人没有大伤。

1977年9月,青田到季宅黄放口的公路也开通了,当时万山区两条港源的公路算是基本连通了,这极大方便了当地人民的出行。

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政府在交通建设上进行了大投入和大建设,老家的公路得以全面改扩建和新建。特别是1998年9月开工建设的330国道瓯青丽复线和2004年11月开工延伸建设到高湖的公路,老家的交通条件和面貌从此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现在,驾车在宽阔而平坦的路面上奔跑成为一种享受,公路两旁整齐的绿树像是一个个在等候检阅的仪仗队员。

消失的船寮车站

船寮车站是座建在船寮青山宫岭背上大约40多平方米的平房,站内设有一处20平方米的候车室和一处10多平方米的售票室。车站唯一的工作人员就是站长。青田到丽水这段公路上有船寮、海口、小群、腊口4个中途车站,船寮车站是当时万山区几个乡镇去外面乘车的起始站。

1976年9月,我去腊口章村区中学读高中。从高湖到腊口要先走15里路到才能到船寮车站。那时青田到丽水的班车一天只有两趟经过。即早上7点和下午1点,每次只能搭少数几个人。船寮车站站长在班车到站时,总是先检查下车人数,然后关上车门,回到站内卖票。那个年代,几乎没有什么私家车,要外出,只有乘坐公共汽车。有一次下午,我早早地来到车站,好不容易排到第三位,可那天却只能卖2张票, 售票口“叭”一下就关了,我只好眼巴巴地看着车子远去,又走了15里路返回高湖。背着沉甸甸的行李,来回走了30里路,白白辛苦一整天。为了第二天能坐上车,我凌里4点钟天还没亮就出发,想不到,赶到船寮车站时那里早就排起了长队,我又没能买到票搭上车。我心想,下午那趟车可千万不能再错过了。那天,我9点钟就到售票窗口,终于占领了窗口前的第一个位子,下午才顺利地搭上了开往丽水的班车。

上世纪90年代,随着交通体制的改革,个体运输户和私人企业中巴小客车陆续出现,车站的功能逐渐被削弱,没过几年,像船寮这样的中途车站就名存实亡了,先是撤走人员,后是卖掉站房转让资产。原来那么吃香的车站,最后居然消失了。

废弃的船寮老桥

我在船寮生活过很长一段时间,读过书,也教过书,1993年2月,又调到了镇政府工作。

当时,青田到船寮的公路正在拓宽改造,30里路乘车经常要花5个小时。印象最深的是船寮老桥,老桥的一头在船寮鲤鱼山旁,它是当时连通青田到丽水330国道一座唯一必经的公路桥梁,建造于上世纪50年代。40年来,它对群众来往和交通运输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据1983年交通观测站统计,每天来往桥上的车辆达七八千辆次,到上世纪90年代,交通流量增加到将近2万辆次。

老桥逐渐无法适应交通发展的需要, 暴露出许多问题。由于建桥地势低矮,极易被水淹没;桥面狭窄,只有五六米宽的单车道,通常无法让两辆车同时在桥上行驶;桥两侧没有护栏,很容易出事故。每到汛期、瓯江发大水和万山港的水一交汇,330国道公路全线首先被淹没的就是船寮老桥,交通就会在这个地方中断,每年至少三五次,洪涝灾情多的年份甚至出现过十几次。每逢船寮老桥被水淹没,两边马上排起汽车长龙,船寮这头汽车一直排到小垟、大垟、仁川,甚至排到雷石下面;黄言那头一直排到洪府前、芝溪上面。公路上的汽车堵塞得无法前进也不能掉头,动弹不得,人们只能待在车上,路边商铺的食品全部会被卖光。特别是桥刚刚被淹时,有些外地车辆不熟悉道路和水势,还贸然前行,经常会发生人或车掉进河里被水冲走的事故。

所以每次发大水,镇里都会组织干部到路上巡逻,轮流站岗,做好安抚和治安等工作。1987年夏天,船寮老桥被大水淹没了两天两夜,一直没能退水,为了使堵在路上的人不挨饿和不出事故,当时丽水行署专员梁鸿明亲自带队,组织船寮干部挨家挨户动员公路沿线的住户烧白粥(当年粮食紧张,条件不允许烧米饭),解决堵在路上车辆人员的吃饭问题。

时隔不久,规划设计建造船寮公路新桥的工作,被纳入议事日程。在330国道公路拓宽改造的过程中,有关部门便将其列入计划,并于1990年开工,1991年完工。自此以后, 船寮老桥废弃不用,新桥宽畅无比,交通畅通无阻,以前的悲剧再也没有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