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驮山水库
时间:2018年05月15日   作者:翁德汉    
字号:

瑞安驮山人提到整个驮山时,往往称“山面上”,如爱吹牛的人说:“‘山面上’谁有我这么能干哦。”如果站在驮山五个村对面的某个点上望向驮山,整个驮山呈现一个扇型,左边是西爿村,右边是东爿村,中间则是中爿村,像一幅山水画。所以,我认为称“扇面上”会更形象。扇钉部位,正好是驮山水库。水库位于驮山到平原一条路的终点,上山的人踩到库坝,憋着的劲会松弛下来:终于到了。

驮山水库并不大,进水口有两个,出水口也有两个。夏天雨水丰富,出水口会有水溢出;冬天雨下少了,水位亦能维持在出水口位置上。驮山水库属于全驮山人,但因为位于中爿村,便让中爿村村民在其中养鱼。

库坝是用石头和泥土堆积起来的,一位年长的驮山人告诉我,有段时间水库经常漏水。我读小学时,上学放学都要从驮山水库坝上走过。站在水库边上,经常能看到小鱼在游动,偶尔大鱼会在水面吸气。蹲下来仔细看岸边,岩石上布着一个个螺蛳,对现在的人来说,这绝对是野生美味,可是那时候爱吃的人少,所以摸的人也很少。

有段时间,水库边钓鱼的人突然多了起来。有钓者去山园里拽来菜梗,挂上鱼钩,用力扔到水库中间,然后拿着大号鱼竿等鱼儿上钩。我很不明白,鱼怎么会吃菜呢?为了看个究竟,我的眼睛一直盯着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菜梗。不知过了多久,一块菜梗不见了,一钓者一边用力拽鱼竿一边大喊:“有鱼儿了有鱼儿了。”只见露在水面的鱼线划破水面,快速在动,而钓者也跟着跑来跑去,旁边的其他钓者纷纷收起自己的鱼竿来帮忙。鱼挣扎累了,被钓者牵引着拉到岸边,露出水面。“真是大啊!”见多识广的旁观者也纷纷称奇。钓者将畚箕刚接触到鱼身,那鱼一激灵,就钻到水里去了,鱼钩也不见了踪影。钓者一脸愕然,在大家“可惜可惜”声中拿着没鱼钩的鱼竿落寞地离开了水库。后来我才知道,那鱼叫草鱼,既吃草又吃菜。

大概鱼养肥了吧,有一年,中爿村组织人员把水库里的水抽掉,一夜后,水库差不多见底了。坝上围了很多人,其中中爿村村民最高兴,因为他们能分到渔获。水渐渐少了,鱼开始跳跃,村民站在水库里,一条一条抓出来,最多的是包头鱼。驮山虽然有菜场,但是分到渔获的村民不会拿去卖,而是自家吃一部分,送驮山其他村亲戚一部分。若真拿去卖,要么与亲戚朋友没来往,要么非常小气。那天,驮山大部分人家鱼香弥漫。

水是大自然的精灵,有水必会有人去游泳。一到夏天,水库里游泳的人成堆,爱显摆且游泳技术不赖的人从这头游到那头,又从那头游回来,手臂把水花搅成了浪。“孤阴不长,独阳不生”,有得意的人,也会有悲剧发生,在我的记忆里,驮山水库淹死过好些人。每次悲剧发生后,水库会安静一阵子,但过不了多久,游泳的人又会多起来。嘴贱的人站在岸上会说:“你还敢下去游啊,小心水鬼把你拖走。”

如今,驮山水库还在,但已没有我记忆的色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