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春雨淅淅湿蓑衣
时间:2018年05月15日   作者:缪士毅    
字号:

每当江南春雨淅淅沥沥之时,总会想起乡下老家那几件伴随父亲劳作一生的蓑衣,更会浮现乡下农家田头那“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的春耕画卷。

蓑衣,曾经是庄稼人挡风避雨的雨具,尤其在多雨的江南。如今,它在许多地方早已退出历史舞台,年轻人对它更是陌生。可我这个上世纪60年代出生的农家子弟,又是农业大学的学子,对蓑衣却有着不解情结。

在上世纪70年代化纤之类的尼龙雨衣没有出现之前,每逢雨天,庄稼人全靠穿蓑衣来避雨劳作。蓑衣跟锄头一样,在当时是庄稼人劳动必备用具,正如乡间有句顺口溜所云:天晴戴斗笠,下雨穿蓑衣。这不,那时庄稼人所住的房子大多有一面墙壁用来挂蓑衣。农忙之时,我也曾在雨天穿上蓑衣下田头,既帮父亲干些农活,又可体验蓑衣遮风挡雨的妙处,尤其是在乍暖还寒的春耕时节,雨天披件蓑衣还可收到保暖效果。

蓑衣看似粗俗之品,但庄稼人一个个身披蓑衣冒雨在田间地头劳作时的场景,让人仿佛看到田野上一道流动的风景线,充满着泥土气息,清新恬淡。你瞧,春雨中,庄稼人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手扶犁子,赶着耕牛犁田,构成了一幅美妙的春耕图;夏雨中,庄稼人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收割早稻、抢插晚稻,那是一幅夏收夏种的农忙画卷;秋雨中,庄稼人头戴斗笠,身披蓑衣,正在收拾丰收果实,那是一幅洋溢着喜悦的丰收图;冬雪中,庄稼人头戴斗笠,身披蓑衣,忙着为来年春耕做准备,图个瑞雪兆丰年。蓑衣,伴随庄稼人走过春夏秋冬,也留下了一幅幅乡村农耕画卷。至于在秀美的温州永嘉楠溪江上,那渔夫在细雨霏霏中身披蓑衣,撑着竹筏,赶鱼鹰下水捕鱼的景象,颇有“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之意境,妙不可言。

提起蓑衣,就会想起乡下老家的几棵棕榈树。在温州乡村,庄稼人所披的蓑衣大多由民间手艺人制作,其所用的材料就取自庄稼人自己所植的棕榈树,称得上就地取材。父亲会适时从棕榈树上剥下几张棕衣,然后晒干备用。编制一件蓑衣需三四公斤的棕衣,对一户庄稼人来说,三四公斤的棕衣需要好几年积累才可备足。这些棕衣天然环保,质优耐用,储存多年也不会腐烂。用棕衣编制的蓑衣穿起来轻盈不笨重,遮雨又透气,深受庄稼人喜爱。

待编制蓑衣所需的棕衣备足之后,往往需请民间编制蓑衣的手艺人来制作。在温州乡村,蓑衣有好几种类型,有“老鹰披”“老大”蓑衣等等,一般根据劳动者的劳作类型来制作。比如,“老鹰披”是为农田里劳作的庄稼人所设计,蓑衣前面短后面长,方便弯腰作业。“老大”蓑衣是给渔夫用的,渔夫需要划船,所以这类蓑衣袖子要长,在站立划船时手臂不会淋湿。在我老家,大多是务农的庄稼人,蓑衣就以“老鹰披”为主。

蓑衣一般制成上衣与下裙两块,通过上万针串制而成,民间手艺人编制一件蓑衣需两三天时间。记得父亲曾请一位手艺人来家里编制一件蓑衣,但见他从早忙到晚,不时穿针引线,经过一道又一道工序,才在两天内编制成一件新蓑衣。那密密麻麻的针线,不仅需要心灵手巧,还需要耐心细致,凝聚的是手工艺人的辛勤付出。

如今,蓑衣,这种“穿”越千年、逐渐远去的雨衣,正在淡出人们的视线。与此同时,民间编制蓑衣的手艺人也青黄不接。在温州永嘉,蓑衣编制技艺已被列入县第八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不过,随着乡村旅游的崛起,特别是民宿的发展,现在的蓑衣不再仅仅是一种用来遮雨挡风的雨衣,而是作为一种耕读文化的符号,点缀于部分民宿厅堂,成为一种艺术品。而一些民间风物收藏者,则将蓑衣作为一种文物收入了囊中。

春雨霏霏,蓑衣带给人们的不仅仅是记忆,也是遐思。

春雨淅淅湿蓑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