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向一只麻雀致歉
时间:2018年03月06日   作者:刘椿山    
字号:

我窗户对面的房子有些旧了,黛青色的屋顶,斑驳的墙体,呈现出一种难以名状的沧桑感。而这样的旧房子麻雀却很喜欢。我时常在傍晚或者清晨时分,看见对面的屋顶上歇息着一大群麻雀,它们要么扑闪着翅膀,要么追逐着嬉戏打闹,要么独自梳理着羽毛,要么“叽叽喳喳”地聊天儿。有时候,那些麻雀也飞来我这边,停留在我的窗台上,转动着脑袋好奇地往我房间里张望,一旦发现里面有人,又扑楞楞地张开翅膀往对面的屋顶上飞去。

那是一个星期天的早上,睡梦中的我被一只麻雀给吵醒了。我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惺忪的双眼,来到窗前,轻轻地拉开窗帘。这时,一只麻雀“嗖”的一下,便从我的窗台飞到了对面的屋顶上。想来刚才吵醒我的麻雀应该就是它啦。但我不想和它计较什么,我也计较不到它什么。

我从窗前重新退回到了床上,顺手取过枕头边那本头天晚上没看完的杂志,认真看了起来。这是我的习惯,睡醒后并不着急起床,而是要靠在床头看一小会儿书。就在我看得津津有味的时候,那只麻雀又从对面的屋顶飞到了我的窗台上来,尾巴对着我,“叽叽”地叫个不停。我听得出来,它的叫声有些哀婉,而且没有“喳喳”声,像是在叫唤什么,又像是在寻找什么。它叫几声,又转过身来,往窗子里面瞅瞅,然后又跳转过去,“叽叽”的叫几声。叫累了,就歇一下,梳理一下翅膀下面的羽毛,抖抖身子,摆摆尾羽,再往里面瞅瞅,又叫几声。

它的那些同伴去哪儿啦?它为什么要在我的窗台上独自孤鸣?我一动不动地坐在床头,生怕惊动了它。一本杂志看完了,我不能老是这样坐在床上。就在我起床穿衣的时候,它再次被我惊跑了。不过在我吃早餐的时候,它又飞了回来,站在我的窗台上,“叽叽”地叫唤,直到我出门的时候,也没有离开。

想不到的是,我买菜回来,那只麻雀还在我的窗台上“叽叽”地叫。我进卧室换衣服的时候,把它吓了一大跳,一下子便又飞到了对面的屋顶上。它一定是在寻找或者守候什么,不然它不会一直不离不弃地守在我的窗台上的。我想过去看个究竟。

就在要往窗台边上走去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来。前几天我在卧室阳台的防盗网上放了一张黏鼠板,为了引诱老鼠,我在黏鼠板的中央放了一些谷物,莫非有麻雀去偷吃上面的谷物,被黏住了?当我这样想的时候,心里为之一紧。

我来到窗台前,防盗网上的黏鼠板已经不见了,想来应该是黏住了什么,不然黏鼠板不会凭空消失的。我趴在窗台上,掂起脚尖往外一看,却发现那张黏鼠板落在了卧室空调的外机上,一只麻雀被牢牢地黏在了上面,它已经死去了。果真如此。于是乎,我一下子便懂了守候在我窗台上的那只麻雀。

我不知道那只被黏鼠板黏住的麻雀死了多久,但我知道,它的死,让窗台上的那只麻雀无比的悲痛。我费了好大的工夫才将那只死去的麻雀连同黏鼠板一起弄起来,然后放进一个小小的纸盒,埋在了小区的花坛里。我知道,我对不起那只活着的麻雀,但事已至此,我无能为力。

埋葬那只死去的麻雀的时候,我就在猜想,那两只麻雀到底是什么关系,应该是一对热恋中的情侣或者感情笃厚的夫妻吧?那只活着的麻雀又是怎样去理解生和死的?但不管怎么说,它对那只死去的麻雀一定是非常有感情的。不然,它不会那么痴痴地守在我的窗台上伤心难过。

后来,窗台上的那只麻雀飞走了。我不知道它去了哪儿,是否过得快乐。每每看到一大群麻雀歇息在对面屋顶上的时候,我总是希望从中找到它,然后把它叫到我的窗台上来,真诚地向它道一声:“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