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对力气活儿保持敬意
时间:2018年03月04日   作者:刘埕    
字号:

说到力气活儿,就会想起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供销社商店的搬运工们。船舷挨着水面的货船刚泊上河埠头,搬运工们便跳上货船,开始忙碌起来。挑着或抬着庞大、沉重的货物行走在窄窄的船舷上、坡度很大的跳板上,他们踮着脚趾,步履轻快而沉稳,甚至还要顺带在腋下再夹上小件的物品,让人不由得暗暗称奇。搬运工们很少言语,泥盘一样的背脊曲曲折折地布满了汗水。不一会儿,一船货物便被掏空了。

其实,那时放眼四顾尽是力气活儿。肩扛手提背驮腰挂脚蹬,摇船掘地拉车,特别是粪筒担、污泥担、沙石担、西瓜担、稻米担,各种各样的担子似乎要拼尽榨干挑担人的最后一点力气,而挑担人却不到力竭断然不肯放下担子。真是“百步无轻担”“天不怕地不怕,只怕两头挂”啊!

时过境迁,如今力气活儿与人们的生活已渐行渐远,不再那么紧密、必须。然而,力气活儿并没有消失,生活中仍时不时会碰到干力气活儿的。也许是疏远陌生,也许是出乎意料,直面力气活儿,给人的感觉竟像特写一般的触目、深刻。去年夏日的一天,一进小区大门,不远处的草地上迎面站着一位中年男子,瘦长个子,正在接听手机。此刻,正是一天中温度最高的午后,男子的汗衫已完全湿透,紧紧地贴着身子。身边的地面上堆着黄沙、砖块、水泥,看样子正往楼顶运,这是地道的力气活儿。男子的语速颇快,大凡做力气活儿的没有煲“电话粥”的时间和雅心。男子汗涔涔地站着,地面上留下一个清晰的剪影,在众人眼里,仿佛是一幅画,是一位突然降临的不速之客。我发现不少进进出出的居民都会投去关切的一瞥,恍然觉得原来力气活儿还在生活中呀。

装修房子,也让我重温了力气活儿的滋味。那天下午要安装中央空调室外机,设备平台在卫生间的外面,中间隔着一个窗子。安装师傅来了三位,因为室外机有好几百斤重,师傅们想请我搭把手,我二话没说就答应了。我从农村出来,自小做惯了力气活儿,虽说长时间没干了,但自信底子还在。室外机应声而起,搁到了窗台上,可在接下去的移动中,眼看室外机要擦到墙壁了,我赶紧伸手去扶,不料中指被夹了一下,当即鲜血直流。又一天,装好窗子,我提出一起把中空玻璃门也给装上,省得靠在窗子边碍手碍脚的。为保护起见,我戴上了手套。可刚一抬起中空玻璃门,便惊住了,真沉啊。固定中空玻璃门的是筷子一般粗的上中下三根钢筋插销,中空玻璃门晃晃荡荡,几次三番都落不下去,顶在门框上。我渐渐支撑不住,感觉到手掌火辣辣的,要不是戴着手套,皮早擦破了。

接触做力气活儿的多了,我发现他们大多没有肥胖的,都显瘦,无论是那位泥水匠,还是木工师傅、水电师傅,更别说搬运工、踏三轮车的,直让每天热衷于节食暴走减肥的男女们羡慕。生活中离不开力气活儿,家庭琐事多少也需要使点粗力。社会再发展,科技再发达,恐怕也难完全取代力气活儿。当下,都说人力资源是最宝贵的资源,而其中的气力则是最朴素、最具人性温度的资源,在对待力气活儿上,理应永远保持尊严和敬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