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年酒弥香
时间:2018年02月13日   作者:钟芳    
字号:

乡村腊月,米酒飘香。在我的家乡,家家户户除了打糍粑筹办年货外,还会用自己家里的新米,酿一缸糯米甜酒。我一直喜欢喝母亲酿制的糯米酒,甘甜清醇,芳香宜人,唇间满是甜蜜蜜的味道。

糯米酒的主要原料是糯米,我们又称它为甜酒、酒酿,或醪糟。

父亲每年开春都要种上一垄糯谷,母亲每年腊月二十几里都要开始酿酒迎接新年,款待上门客人,这酒便是常说的“年酒”。大年三十吃年夜饭时,全家人围炉而坐,笑语盈盈,热气腾腾的甜酒,丰盛可口的菜宴,在浓浓年味的荡漾下,一种欢乐的温馨萦绕在全家人的心头。正月时,家里来了拜年的客人,母亲就从酒缸里舀上酒糟,煮上一碗,加入红糖鸡蛋,满屋飘香,让客人热热地饮下,通身暖融融,美美地醉了。

喝年酒,是春节传统习俗,寓意甜甜蜜蜜,从除夕夜的守岁酒开始,直到元宵迎灯宴饮结束。清人潘荣陛《帝京岁时纪胜》里就生动记载:“纵非亲厚,亦必奉节酒三杯,若至戚忘情,何妨烂醉。新正拜年,走千家不如坐一家,而车马喧阗,追欢竟日,可谓极一时之胜也矣。”

甜酒好喝,但是做起来却有讲究。酿酒前要先煮一饭甑糯米饭,这是最有技术含量的工序。母亲是酿酒的好手,她总是很细心,努力做好每一道工序,以保证年酒的质量。小时候,每当母亲酿糯米酒,我就喜欢站在一旁观看,酿制的过程我记得很清楚。

前一天,母亲挑选好颗粒饱满的糯米淘净,倒进木盆里浸泡一夜。第二天清早,将糯米捞起来沥干,装进饭甑里,放到有半锅开水的大铁锅里蒸煮。糯米不是一次放入的,不然的话会生熟不匀,母亲是先放一层糯米,等熟了再加放一层糯米,这样糯米一层又一层直到满甑为止。蒸米时还要认真掌握火候,直到添加十来次的柴火,待到咕噜咕噜的水泡腾起了氤氲的蒸气,糯米饭的清香充溢了整个厨房才可停火。

刚出锅的糯米饭香香的,晶莹柔软,有桂花似的淡香,母亲总会先盛上几碗给我们兄妹解馋,然后把甑内的米饭倒进簸盖里散开,浇凉水冷却,再撒上适量的酒曲反复搅拌和匀,装入瓷缸内压实,饭中间要用手挖一个圆形的洞(用于装酒),盖好缸盖,用稻草或者棉被捂住,以保证发酵所需要的温度。

接下来就是等待出酒了。约三五天后,房子里便渐渐地弥漫了浓郁的酒香,母亲就对我们笑着喊道:“有酒香了,酒来了!”将保温的稻草或棉被揭开,再把酒缸的盖子打开后,一股扑鼻的芳香便涌了出来,幽幽缕缕的,香香甜甜的,似蜂蜜般馥郁,那个醉人呀!

在我们的欢声嬉闹中,母亲用勺子从槽里将刚松窝的酒舀出来盛到青瓷碗里,端到饭桌上,让全家共享新酒。我们迫不及待地品上一口,只见米粒软烂,澄清乳亮,而那酒香,清爽香冽,芬芳宜人,在痛饮下喉后我们忍不住连连赞道:“啧啧,好甜呀!”这时,母亲的眼睛总是笑得眯成了一条缝,脸上满是幸福的味道。不过她不许我们多吃,说糯米酒有后劲,吃多了会醉。

浓浓的年酒酿成家的味道和对新年的期盼与祝福,也深藏着浓浓的母爱,芬芳可人、余香阵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