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扫心地
时间:2018年01月09日   作者:何健平    
字号:

境由心生。由此可知,爱由心生,恨由心生,情由心生,仇由心生,羡由心生,妒由心生,乐由心生,悲由心生,相由心生……一切的一切,皆由心生。

王阳明说,破山中贼易,破心中贼难。这话真说到点子上了。虽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但这块肉实在博大精微,复杂无比,深不可测,玄不可言。

东野圭吾说,世上有两样东西不可直视,一是太阳,一是人心。

古斯塔夫·庞勒《群体心理学》和迈尔斯《社会心理学》告诉人们,每个人的心中都住着魔鬼,降伏心魔是每个人的终身课题。人们除了受整个社会大环境影响之外,有时受身边的小环境影响甚至更大。这一真理,2500多年前孔圣人就已经发现了,他告诫人们:交友要慎重,切勿结交“偏僻、善柔、偏佞”的“损友”。而现实往往是,没有经历过深刻教训的人们,即使知道这一箴言,多数人也未必信奉。

有智者说,人生要有“拿得起”的本领,“放得下”的智慧,“看得开”的豁达。

我理解,“拿得起”,即“达则兼济天下”。是你有想干事、会干事,能担当、善担当的本领,是德配其位,能当其责,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是有了机会和舞台,能真正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放得下”,即“穷则独善其身”。是你即使没有施展抱负的机会和舞台,怀才不遇,也不愤世嫉俗,牢骚满腹,玩世不恭;是你曾经在某个舞台上作出了显著的成绩,但由于种种原因而不得已离开了那个舞台,虽居功至伟,受尽委屈,也不怨天尤人,而是隐忍不发,反求诸己,继续完善自我。古语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自然界有“能量守恒定律”,纵观人的一生,从长远来看,又何尝不是“得失守恒”?失之东隅,收之桑榆,有得有失,有放弃,有收获,如此,才构成了多彩有味的人生。

“看得开”,即能够看开,但不是看破。看开与看破是不同的,有区别的,绝对不是一回事。常听人说看破红尘,其实红尘是不能看破,也不可以看破的,因为一看破,人就会不思进取,消极无为。看开就是,相信人生没有过不去的坎,任何事情都会过去,万事浮云过太虚。我不会永远那么倒霉,这点晦气算不了什么,别人也一样会遭遇倒霉的事情,只是我不知道而已。有时人们总看见别人衣冠楚楚,谈笑风生,快乐自在,觉得这个人好像从来不曾有过什么烦恼。其实别人的烦恼,你又何尝知道。

人们常说做人应该保持一颗平常心,这话听起来很平常,但实际上却很不平常,要真正做到这一点,也确实不是那么容易的。如果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能泰然处之,认为没什么大不了的,甚至能够做到临危不惧,这个人的境界就非同寻常了。说到底,这不仅仅是一个人的情绪控制和管理问题,而是人的“宁静”的功夫问题,是修养问题。

诸葛亮说:“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 静,是一种气质,也是一种修养。静是要经过锻炼的,古人叫做“习静”。唐人王维诗云:“山中习静观朝槿,松下清斋折露葵。”静,不是一味地孤寂,不闻世事。宋儒程颢诗云:“万物静观皆自得,四时佳兴与人同。”唯静,才能观照万物,对人间生活充满盎然的兴致。

以前曾作《习静》小诗自娱:“人生情理两难全,身碌心闲是乐泉。春夏秋冬无不好,欣然怡悦自平安。” “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修为,这些年来,虽也一直未曾懈怠,但自我省视,事倍功半,收效甚微,差距仍然不可以道里计。

佛门《扫地诗》云:“扫地扫地扫心地,心地不扫空扫地。人人都把心地扫,世上无处不净地。”“习静”是要“静心”,“扫心地”是要“净心”,“扫心地”是比“习静”更进一步的锻炼,更高一层次的修养,需下的功夫自然要更多更大。

美学大师朱光潜先生在《谈美》一书中写道:“中国社会长久以来的衰乱,不完全是制度的问题,而是人心太坏。每一个人都贪求富贵,害己害人。而解决之道,不是靠道德家的几句话就管用,而是要从怡情养性做起。”他说:“要求人心净化,先要人生美化。人要在饱食暖衣、高官厚禄之外,追求一些较高尚、较纯洁的生活。”追求生活的品位,要从知止做起,正所谓“事能知足心常乐,人到无求品自高”。

“恬淡平和清醒人,神闲气定有真魂。谋生喧嚣红尘里,种菊修篱在自心。”这是我多年以前写的《自勉》诗,自觉其中也有勉励自己“扫心地”的意思,可惜的是,至今“功夫不到家,修炼未升华”。好在如今,初心未改,仍然想继续好好打扫自己的心地,以期“时时勤拂拭,勿使惹尘埃”。怡情养性,净化内心——即使枉然,也一如既往,一以贯之,因为“扫心地”是需要终身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