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师表
时间:2018年01月09日   作者:庄月江    
字号:

整理旧藏,翻出几页我用订书机订在一起的复写稿《关于衢江的古诗》,是衢州二中沈性白老师上世纪80年代初“遵嘱”寄给我的。复写的工整诗页中,还夹着一封短简。“庄月江同志:遵嘱将写到衢江两岸风光的古诗选辑了一下,共22首,大体上没遗漏了(因为遗漏了实在可惜)。文字,无误。诗都选自郑永禧编的《衢县志》。原诗注明据自何诗集,大体上不成问题。如登,则注明选自《衢县志》就行了。未装订,也未编序数,便于您选用。未细加注释和评述,因为这要俟你选定后再说。有的诗下我注了一下,评述几句,但不多,不用也可。此致敬礼!沈性白6月18日深夜。”

由此看来,是我先写信请沈老师选关于衢江的古诗供《衢化报》副刊用,沈老师花了不少时间,从《衢县志》中选出这22首意境如画的古诗寄我选用。信的字里行间,感觉得出沈老师做学问的严谨和为人的谦逊。

有几首诗的末尾有沈老师的点评,如杨万里的《过安仁市得风挂帆》:“西望柯山正蔚蓝,衢州只在此山南。却愁路尽风犹剩,回纳清风正破帆。”沈老师这样点评:“舟行衢江,自东向西,遥望柯山,柯山是一片‘蔚蓝’,其色可爱。按地理位置而言,第二句则应是‘此山只在衢州南’。”纠正了诗作者方向上的误判。

又如,在杨万里的《晨炊泊杨村》诗后说明:“一个偶然的机会,遇见高家公社党委书记。我向他请教,他说‘杨村’这个村落,现在没有了,但听老农们言谈之中,提到‘杨村’这个地名。那片地方,在衢江岸边。我尤其喜欢这‘红红白白花临水,碧碧黄黄麦际天’二句。古代衢江及衢江两岸,自有其美妙之处。”

“红红白白花临水,碧碧黄黄麦际天”,是杨万里《过杨村》中的诗句,全诗如下:“石桥两畔好人烟,匹似诸村别一川。杨柳阴中新酒店,葡萄架下小渔船。红红白白花临水,碧碧黄黄麦际天。政尔清和还在道,为谁辛苦不归田。”我也非常喜欢这首诗的意境,特别是“红红白白花临水,碧碧黄黄麦际天”一联,经常在写散文时引用。

现在我手头关于衢江的古诗,只有15首,《过杨村》缺失。《晨炊泊杨村》的上半页被我裁掉了,估计就是《过杨村》。否则,沈老师不会在《晨炊泊杨村》尾末叙述杨村的失落时,顺便写上“我尤其喜欢这‘红红白白花临水,碧碧黄黄麦际天’二句”这样的话。留下来的关于衢江的古诗还有15首,其余7首,一定是被我在《衢化报》副刊上陆续刊载了。

在我写信给沈老师请他为《衢化报》副刊提供关于衢江的古诗之前,其实我与他只是20年前的一次一面之交。

1960年夏天,衢县图书馆举办一次唐诗讲座,我特地从衢化赶去听讲。讲座者就是沈性白老师,一位彬彬有礼的白面书生。那天讲的是杜甫的《月夜》。我被沈老师那虽标准、却略带石门(崇德县,1958年并入桐乡)口音的普通话吸引住了——我知道我遇到了乡亲。讲座结束后,我对他说,我是海宁斜桥人,石门隔壁。于是,两人算是认得了。

也许沈性白老师那次讲座给我的印象实在太深了,居然过了20年我会冒昧地写信给他,请他为我供职的《衢化报》提供描写衢江两岸风光的古诗。而且,沈老师居然也相当认真地从《衢县志》上摘抄出22首宋、明、清时期古人的佳作寄给我。现在想想,也许只有用“君子之交淡如水”与“文人相敬”来解释了。沈性白老师不愧为人之师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