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生命不乏缺憾却依然圆满

——《路过》展现一个诗人的情怀


时间:2017年12月07日   作者:赵健雄    
字号:

记得20多年前,一个杭钢工人来编辑部找我,问起我还写不写诗,我答不写了,他大感意外,几乎是质问我:怎么能够不写诗呢,生活中怎么可以没有诗呢?

那时候,中国正坠入人人想发财的潮流中,即便不那么想发财的我,也因为其他原因,逐渐远离了诗歌。但国企中那些有文化也爱文化的工人,仍有充裕时间和内在需要浸溺于精神活动,不乏立场坚定的。

当时我无言以对,之后也没有再度真正地与诗结伴。

20年后,与各种因素的变化都有关系,包括若干前诗人再度看重精神的意义,拿起笔来续前缘,加上网络提供了交流的可能,诗歌呈现出某种程度上的复兴,但终究仍是小众的玩意儿。

这次参加省企业报协会组织的“走进企业”系列活动,研讨《德华报》创刊十年之得失,无意中发现,主编王海霞就是个诗人,尽管日常工作本身并无多少诗意,企业报几乎是完全务实的,但也许正因此,才需要有另外的寄托。

王海霞新出了一本个人文集《路过》,里面四分之一是诗歌,也是她写得最好的文字。这些直抒胸臆的句子,令我触摸到一颗坦诚的心。

在那首《敞开的付出》中,她这样描述自己:

一个慢慢悠悠的女人/孱弱中/仰起倔强的头/春风四起/承载不了稀薄的阳光/病去如抽丝啊/也是一种体验/抽去青丝的精气神/抽来思念的点点温度/那急骤而过的车啊/也请慢慢悠悠/和着我疗伤的节奏/这样比较好/寂静中自有沉潜的力量/每一步都是领悟/都是敞开的付出

表面看来记载了一次患病康复的历程,表达的却是人生态度,沉着有力,不向病魔,也不向其他的磨难屈服。

这和我对她最初的印象还是有点距离,现实环境中,她待人热情而谦虚,显然习惯把一些东西埋在心底,这或许出于对世俗与规则的尊重,事实上就连自己对此也不那么满意。

她写过这样的句子:

我以偶然的生命/越过必然时空/看清一个自我的清澈/多个自我的世界太过脆弱/我不相信

不管身处的环境如何复杂,她相信人依然可以单纯地过活,这种勇气不同寻常。更不同寻常的是,她还把此种认知与自己一起端出来,没有伪饰地让大家见识。在眼下这个习惯遮蔽乃至谎言的时代,何其不易!

读她的诗,就像与一个老友娓娓而谈,亲切而无遮拦,细述内心感受,有时也慨然谈论时事,譬如那首写柴静的诗,就似乎不经意地说出内心抑制不住的敬仰与佩服。

这样的坦诚,现在能够做到的人委实不多了。

实事求是乃一种优良却平实的品质,也为几乎一切时代褒扬和肯定,如果弄虚作假、言而无信成了社会主流,人与人还怎么彼此交往呢?

古人讲:诗言志。当王海霞以这种分行的文字来抒写自己时,显示了一种风度。

以这么一种风华与气度来处理日常事务与行政工作,创造出来的氛围注定不一样,我看她编的报纸,从版式到内容,都十分大度,便是一种佐证。

她也大度地应对现实生活中与自己相关与不相关的事情,结果不但赢得别人的信赖,也让自己对自己变得渐趋满意。

就像她在诗中写的:

日子一天天远去/唯有真和爱/像孕育的珍珠/滑过千回百转的期待/真是勇敢,爱是慈悲/在这个季节/它们宿命般地相爱/欢喜,沉醉

叫人感到,生命原来也可以这样,尽管不乏缺憾,却依然圆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