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二十四次律动,周而复始的美丽

——读《时间之书:余世存说二十四节气》


时间:2017年12月07日   作者:林颐    
字号:

去年11月30日,中国“二十四节气”被列入联合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在“二十四节气”申遗成功一周年之际,阅读这本《时间之书:余世存说二十四节气》,感受中华文化之美,欢欣不已。

该书封面以“春夏秋冬”占住四角,散落24个圆,圈围“立春、雨水、惊蛰、春分、清明、谷雨、立夏、小满、芒种、夏至、小暑、大暑、立秋、处暑、白露、秋分、寒露、霜降、立冬、小雪、大雪、冬至、小寒、大寒”24个节气,底色清素,气韵雅淡,很美丽。这是一种意境之美,经得起咂摸,悄悄地沁出来,一点点包裹住我,就这样,沉浸入某些氛围。

翻开书卷,内里也美丽。每个节气,开启一段章程,扉页皆配有短语。立春,“天下雷行而育万物”;惊蛰,“天地盈虚,与时消息”;立秋,“远山秋云乍起,平野渐次苍黄。小院瓜熟蒂落,手边一茶微凉”;寒露,“空山晓来寒露,独自且凭栏杆。大雁排字南去,但闻深谷流泉”……四季轮转,乃自然,乃时序。依着时令,生活亦是有序。犁田耕作、采桑刈麦、秋狩围猎、冬宴庆年。什么时候,该做什么样的事儿,物物有其生理,事事有其路径,人心笃静,世界安然。

二十四节气的发祥极为久远。据《易·系辞》记载,伏羲氏仰观俯察,藉由河图、洛书而画卦。其时已明确提出四时五方、八卦九宫概念,内含二至(冬至、夏至)、二分(春分、秋分)及八节(二至、二分,再加四立即立春、立夏、立秋、立冬)等内容。二十四节气的排定并非出于诗意的想象,而是基于严格的天文学研究。为了便于记忆,尚有《二十四节气歌》留世:“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两暑连,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小大寒。”它们是自然迭换天地运转的二十四个节点,保持着农耕文化时而疾忙时而悠闲的节奏,这里面有着大智慧,于是,祖祖辈辈便日日夜夜岁岁年年地守着它。

节气连着节日,节日产生节俗。立春摆春,惊蛰要吃梨,清明去踏青,小满忙抢水,处暑谢土地,白露秋分祭月,冬至画画“消寒图”……缤纷的节俗藏着百姓的日常,其中大半都与“吃”有关。记得小时候,立春这一天,我们常常会吃春饼,习俗上称之为“咬春”。用开水和面,擀成薄薄的小圆饼,饼中裹上豆干丝、豆芽菜、韭菜等,小火油煎,柔柔软软,一口咬下,外酥内软,而豆干丝、豆芽菜、韭菜也因为有充分的油脂,清香的味道愈发凸显。老祖宗的规矩来自于劳作生活,有着朴素的健康学的认知,但节日饮食的象征意义,远远要比营养价值更重要。好的食物,除了能够暖胃养生,还能清醒我们的感官,去重新温习这个世界的美妙。春意在舌尖复苏,生命如此丰盈。

本书的主干内容,是“余世存说二十四节气”。怎样说呢?名称由来、天文常识、物候特征、俗谚诗词、笔记杂学、植物生态、健康贴士……各个层面细细分述,随笔式的论述。我家中藏有类似的很多书籍,因此依我看来,这样的归拢梳理并无太多新意,但乐见这样的普及以唤醒我们对传统文化的热爱,以及人与自然端敬相亲的情态。本书装帧的确极用心,老树的配图大得我心。明明是绿的、红的,却不俗不艳。春风弄田垄,秋雨生青苔,密处不透风,疏处可走马,中国画的氤氲水彩,悄然传达虚实相生的美学妙意。

“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置身于嘈扰现代,埋头于繁杂俗务,你是否也有如此喟叹?逢着特别的日子,我会抬起头来,怔愣着,想一想近些年来的生活,仿佛成了手机屏幕的一道道反光,来不及晃神就倏忽而过。嗯,慢慢地,再读一遍《时间之书》吧。浮生暂点休止符,让那些美丽的节气,一次次闪现出来,略略提醒我,时序更替,亘古如斯,光阴隐藏的不变,同样亘古如常。牵扯记忆深处的场景,可以是关于“咬春”,也可以是灶膛映着的母亲的脸庞,或是祖辈延续的,老棉被一般的,妥贴的爱和温暖。

二十四个节气,盛开在岁月的枝头,我听见时间的律动。我愿意慢慢数着,数够二十四次,从年头到年尾,圆满一个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