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做好当下该做的事
时间:2017年12月05日   作者:叶倾城    
字号:

有一种病,我称之为:死线(DEADLINE)综合征。一方面是什么事儿都得压到最后时分完成;另一方面则是一到最后时分就焦虑就恐慌。

比如现在吧,朋友圈一片唉声叹气:呀,我还什么也没干呢,怎么都12月了?

朋友甲,在元旦的朋友圈立下宏图大志,一周要刷一本书,现在屈指一数,读了十本都不到。然后这二十几天,能刷完四十几本吗?得废寝忘食还得暂时辞职。

朋友乙,早就立志要减到100斤以下,赌咒发誓,绝不把这2017年重新捡起来的2016年未完的心愿带到2018年,其实是2015年的任务,一直拖延到了现在。

开始陆陆续续,有人发各种年度小结。去年我的一个朋友是这样截的图:读了一千万字,写了一百万字,有一百篇专栏,有一部集子待售。这数字吓到了我:什么?难道一篇专栏有一万字?后来才发现,她是用算字功能,连日记、情书、未完篇、各种烂尾的大坑……全算上了。

每一年到最后一个月的心情,大概像考试时候的最后十分钟。随着监考老师的提醒,心下顿时大乱:还没来得及检查呢;刚刚有道大题其实没把握,半猜半蒙的;学号学号,名字名字,再检查一遍……一折腾,七八分钟就没了,到最后一分钟:好像这题我填错了,再看一眼。交卷铃响的时候,心里光想着那一题可能的错误,恨不能引为终生憾事,一辈子记得那一分。

只是,多那一分,你也上不了清华。

这种死线综合征,本质上来自于人对自己缺乏清醒认识:总以为自己能成大业,没事儿就立个大志,半夜想到什么美好前景,激动得不能入睡,结果第二天早上根本起不来床,昨天晚上的计划全部泡汤。

尤其是,人有一些心愿,是“理智上”想实现,但“心里”根本不想完成的。比如说:好好学习,好好工作。我们觉得这是人生的义务,要大声说“我就是不想上进”,得非常不要脸。但本质上,我们愿意把时间精力用在更好玩儿的事情上:吃吃喝喝逛逛街看看美剧……那到底什么时候好好学习好好工作呢?年头,我们乐观地想:还有一整年时间呢。到了年尾……没关系,明年还有一整年。

其实吧,减不下来的肥,就让它胖去吧;看不进去的书,扔在地铁上,说不定有爱看的人捡去;别秀跑了多少马拉松、写了多少字,没用,你到底什么个体形怎么个水平,周围的人民群众心里有数。

在这最后一个月,别忙着填旧账,该干吗干吗,买新衣见旧爱,如果落雪天气,有人叫卖新出锅的糖炒栗子,就买一把来吃。

行乐、行善,都贵在及时。其实做事也是。与其许下明天明年的愿,不如现在气定神闲,做好当下该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