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现代拖延症
时间:2017年11月14日   作者:陶琦    
字号:

有编辑想做一个话题,约了几个作者各写一篇文章,准备凑成一个版面。到了约定交稿时间,顺利交稿的竟然只有两人,其他人都以“工作忙”“没时间”“以为是下一周交稿”为由拖延,预定的话题被搅黄了。编辑很生气,抱怨说,这些人其实每天都在朋友圈里好整以暇地发微信,根本就不忙,只是说话做事没有信用,有过这次教训,以后再也不敢和这样有拖延症的人合作了……

“拖延症”如今是个流行词,很多人在不同场合都表示自己有拖延症。诸如单位交付下来的工作任务,还拖着没有做完;本该写好的论文,仍然无法交稿;家里的电灯已坏了好久,也不愿意去换个灯泡……不少人说起自己拖沓的行事作风,语气里还满是得意,并不觉得有何不妥,仿佛经过“拖延症”这一时尚词汇的粉饰装裱,形象就变得华丽伟岸了许多。那种看起来颇为怪异的对话场面,犹如鲁迅《病后杂谈》里提到的“愿秋天薄暮,吐半口血,两个侍儿扶着,恹恹的到阶前去看秋海棠”,多少有点病态的感觉。

就我平日所见,很多人是把拖延症作为逃避责任的一种借口,甚至不乏借此炫耀职业地位或事业成功的人。因为能够拖着事情不做,是有拖延的空间,即使无法按时完成,也不会付出太大的代价,不至于被惩罚到肉痛的程度,一次就会吸取教训,所以能屡犯屡错,又屡教不改。还经常有人得意洋洋地称有拖延症,炫示个人的优越感。我有个熟人的小孩,家庭条件不错,又是独生子,父母从小娇惯疼爱,他大学毕业后就没有出去找过工作,每天在家打游戏,没有生存压力,令他养成了凡事都要拖一拖的习惯。

他有一次经人介绍,参加一个拍卖会,如果竞拍成功,一转手就可以赚上一大笔钱。他头天去缴纳了参加竞拍的押金,心想要到第二天早上九点才进行拍卖,时间还有大把,怎么也来得及,于是回家又继续玩游戏,玩累了就直接倒在床上大睡,手机关机。等他一觉醒来已是第二天下午,一看时间,他又干脆继续呼呼大睡,不但错过了一次赚钱的良机,连押金也白白损失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旁人见他毫无自我管理能力,往后再有类似的机会,也不会再来告诉他了。

有心理学家做过一个调查,受访的两万多人,95%表示偶尔有拖延症,约25%表示有习惯性拖延。这个数据与上世纪70年代相比,足足高了4倍。其中原因,是现代科技的发展,极大地改变了人们的行为模式,很多人无法平衡生活与工作的关系,于压力之下,经常会被追求当下舒适的本能所战胜,甚至把拖延当成展示自我的个性。但是,拖延症又会令当事人在工作和生活上接连不断地遭受挫折,从而丧失控制感,觉得对一切都无能为力,陷入到一种无助的焦虑状态中,由此半真半假地成为拖延症患者。

如今在网上搜索拖延症,就有50多本专业指导书籍。怎样改变拖延的习惯,也有很多名人根据自身的经历,出来献计献策。譬如倡导今日事今日毕,每天列出一张清单,把该做的事情做完才停手;或让人在手臂上写字“此时不做,更待何时”,随时激励鞭策自己;或者主张不逃避问题,对于不想做的事情,用分段完成的方式,每次完成一小段,最后累积完成……只不过,不同的个体之间有着差异性,适用于某人的方法,未必就适用于另一人。

从我个人的角度看,想要克服拖延症,旁人怎样帮忙出主意都没有用,解铃还须系铃人,关键是看本人有没有加强自我管理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