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人文视野>详情
蚕豆花儿香
时间:2017年11月14日   作者:缪宇光    
字号:

年过半百,见过的花儿真是不少,有雍荣华贵的胡姬花、色彩鲜艳的玫瑰花、高贵典雅的郁金香……但我常常怀念春夏之交时江南家乡田野、垄埂上那一片片一排排随风飘逸的蚕豆花,虽没有名贵花种们散发出的诱人香气,那紫色的花瓣却有一种朴素的淡淡清香,其拥有旺盛的生命力和随遇而安的潇洒,不娇情,不做作,随风怒放,恰如莎士比亚的名句:“质朴却比巧妙的言辞更能打动我的心。”

蚕豆花的质朴和坚强,就像家乡勤劳善良的农村妇女一样。

祖母在我记忆中就是一个勤劳善良乐观的农村妇女。祖母年轻时就守了寡直到终老,在她84个春夏秋冬中,绝大部分时间在农田和畜舍劳作。她半聋,那时又没有电视,公社的广播她也听不到,爸爸又在县城工作,她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劳动生活。

听爸爸说,祖母最爱种蚕豆。秋天里,在自家房舍四周的田埂小道和园子里,播下蚕豆的种子,由于家乡湿润温和的天气,平时也不用怎么打理它们,到春天蚕豆花就争相开放了,那紫色的花瓣儿在绿油油的田野里绽放,像天上的星星,满目飘逸亮丽。到了立夏时节,新鲜清香的新蚕豆就可以上市了,城镇上的市民们买上一斤,和着自家腌的雪菜炒上一盘,就成为餐桌上美美的佳肴。再过段时间,让新蚕豆变老,采摘后晒干,就成为了老蚕豆。当时城乡食品匮乏,用点五香或者撒点儿盐巴,就着土灶上的铁锅把老蚕豆炒一炒,就变成了香溢' ;%ވZh8HE' ;%ވZh果爆米花的师傅来到,拿些老蚕豆往那“小土炮”里转几分钟,又变成了酥香脆甜的爆蚕豆,那是真正的美味。

我的家乡地处杭嘉湖平原北端,改革开放后,人们的生活越来越好,经济作物越来越多,但人们还是爱种一些蚕豆。蚕豆和蚕豆花浑身是宝,既可以当粮食、蔬菜和饲料,还可以当药材。蚕豆的秸杆晒干后,可以当土灶的燃料,每到饭点,质朴的田野上空都是袅袅上升的青烟,空气中散发着一种江南农村特有的味道,这熟悉的味道就是我记忆中的乡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