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GSM+8 北京时间)
 
2017年6月8日 > 文澜听泉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倾城 倾国 倾心
  □张天野
  “倾城”这个词儿,一直以来都觉得很美。还记得汉武帝和李夫人的故事。汉武帝刘彻是位雄才大略的君主,也是多情种子一枚,在他宠爱的众多后妃中,最生死难忘的,要数妙丽善舞的李夫人。而李夫人的得幸,则是靠了她哥哥李延年的一首歌。李延年是这样唱的:“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这首诗后人称之为《李延年歌》,被郭茂倩《乐府诗集》收入《杂歌谣辞》。不过笔者还是喜欢它的另一个名字《佳人歌》,为我们贡献了绝世佳人和倾城倾国两个成语。
  一顾倾城,再顾倾国,这是怎样的一种美丽呢?汉武帝听了歌后叹息道:“好歌!但世上真有这样的绝色佳人吗?”平阳公主告诉他说,李延年的妹妹就是这样一位佳人。于是武帝便召见延年的妹妹,果真“妙丽善舞”,李氏被武帝立为夫人。作为汉朝著名的文艺青年,汉武帝在李夫人死后接连创作了《落叶哀蝉曲》《李夫人歌》《李夫人赋》,又是歌、曲又是赋,足见李夫人的美丽给汉武大帝留下了多么深刻的印象。
  现代人常用倾城这个词,罕用倾国。倾国,是一种比倾城更美的词汇,只是它或许还有另一种味道。唐天宝年间,唐明皇与杨贵妃同赏牡丹,伶人们正准备表演歌舞以助兴。唐玄宗却说:“赏名花,对妃子,岂可用旧日乐词。”因急召翰林待诏李白进宫写新乐章。李白奉诏进宫,即在金花笺上作了《清平调词三首》,写得非常精彩,其三起首道:“名花倾国两相欢,常得君王带笑看。”高力士看不惯李白,向杨贵妃进谗言说李白在诗里把她比作淫荡的赵飞燕,所谓“可怜飞燕依新妆”。其实老高眼拙,“名花倾国两相欢”才是真正触龙鳞的,倾国可以形容美丽,也可以理解成倾覆邦国和耗尽国力,李白可能在学司马相如劝百讽一呢。
  除了倾城、倾国,笔者觉得倾心这个词儿也十分美妙。向日葵始终面向太阳,古人喻之为倾心。唐朝的刘长卿有诗云:“太阳偏不及,非是未倾心。”阳光令葵花倾心,帝王们让天下倾心,情人们则一见倾心。仔细想来,倾心才是倾词汇里的最高境界啊。不知读者诸君以为然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