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GSM+8 北京时间)
 
2017年6月10日 > 炎黄春秋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民国管窥(一九六)
作者:李利忠

  【徐海东治军】徐海东治军极严,有时挥鞭挞人。某人提意见称其“军阀主义”,徐说“不打好人”,仍不改其习。长征途中某日,大雨。部队宿营某村,夜半,前方传令:“快速前进。”其时,敌前堵后追,官兵亦十分疲劳,号声嗒嗒,全然不觉。徐海东殿后,挨家挨户检查,挥鞭先将团长政委抽醒,逐屋挞之,共驱出200余人。某人亦在内,后将军问之:“不用鞭抽你,你能活到今日?”某人无言以对。

  【“二十世纪之梁山泊”】近代东北的风云人物,如张作霖、冯德麟等在前清都做过“马贼”。“马贼”兴起于日俄战争期间,由于乡民饱受两国军队的荼毒,本国军队又不知去向,只好自己组织团练,名曰“保险团”。但由于良莠不齐,往往侵扰别处乡民,人们又多以土匪视之,“马贼”只是一种称呼。但留学日本的宋教仁实地调查后,撰文专门介绍东三省的“马贼”,赞不绝口,称之为“二十世纪之梁山泊”。

  【蒋介石离婚打趣】蒋介石、宋美龄成婚前后,奉化县长是徐之圭。某日,徐的同学张明镐去看他,徐很神秘地对张说:“你来得很巧,我给你看一样东西。”说着从办公室抽屉里取出一份文件,张仔细一看,原来是蒋介石与原配毛福梅的协议离婚书。徐之圭笑道:“本老爷三生有幸,办此千古大案。”张打趣说:“贵老爷若在这份离婚书上批个‘不准’两字,定必名扬千古!”

  【潘复餐饮怪癖】北洋政府最后一任国务总理潘复有个怪癖,吃饭时每样菜必先夹一筷子放在自己的盘子里。倘别人先动筷子,他对那样菜便不再举箸。不论外面赴宴或自家用餐,一概如此。

  【徐世昌欲学阿瞒】张勋入京复辟,派人请徐世昌出山,但徐俨然以重臣自命,态度傲岸,向来使提三条件:一是复辟后以徐为摄政;二是以女妻溥仪;三是实行宪政。使者回去复命,刘廷琛在张勋侧,闻之大笑。张勋问其缘故,刘答:“此人欲学阿瞒。”张不解所谓,刘解释说:“昔曹操以女妻汉献帝,可惜此老却没有曹操的威权啊。”张自此深恶徐世昌,不再与之交往。

  【徐树铮谋深虑远】欧战爆发,日本对德宣战,出兵山东,攻打德国经营多年的青岛。初时,中国严守中立,而徐树铮却以掌控陆军部的便利,利用驻潍县部队调防之机,秘密地给驻守青岛的德军运去一列车军火,以助德军抵抗日军进攻。欲办成此事且不被日方发觉,须得山东督军靳云鹏的协助,但靳对此顾虑重重且大惑不解:中国既守中立,怎好用军火接济其中一方?徐一向亲日,这次却反对日本?瞒住总统、总长(袁和段)干这事情,万一泄露如何善后?徐树铮则答以如下理由:日本是中国最强大的邻国,而中国积弱已久,近一二十年中想有任何作为,只要得不到日本的谅解,就没有一件事能够做成,此为我态度上不能不亲日。但日本绝非中国的朋友,它不会让中国富强。将来真正能成为中国朋友的,只有美国和德国。现在德国处在危难之中,这件事办好了,两国会成为患难之交。这事决不能和总统、总长说明,事成则对国家有益,事败就拿我个人来治罪,不至于耽误国家大事。徐树铮最终说服了靳云鹏,事情办得也还顺利。日本人没有察觉中国陆军当局在暗中算计他们,段祺瑞事后也认为徐树铮的做法很对。在德国人方面,虽然没有因此守住青岛,但内心却对中国深为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