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GSM+8 北京时间)
 
2017年6月10日 > 炎黄春秋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白居易生活三题
作者:朱明尧

  曾经担任过杭州太守的唐代著名诗人白居易,在他的吟咏生涯和官场生涯中,留下了大量的著名诗章以及公务、生活中的趣闻。掬取几个片断,可见一斑。
  千里移杜鹃
  白居易在杭州任刺史时,有次在玉泉池南三里涧下,见到了深红色的杜鹃花,繁艳殊常,联想到在忠州所栽的杜鹃,咏成一律:“玉泉南涧花奇怪,不似花丛似火堆。近日多情唯我到,每年无故为谁开。宁辞辛苦行三里,更与留连饮两杯。犹有一般辜负事,不将歌舞管弦来。”
  唐元和十年(808),朝廷权贵恶白居易非谏官而犹言事,贬他为江州司马。在江西九江,43岁的白居易于“浔阳地僻无音乐,终岁不闻丝竹声”之生活中,对庐山那铺满山岗的如朵朵红云、灼灼火焰的杜鹃花甚为倾倒,盛赞它们“晔晔复煌煌,花中无比方”,写下了著名长诗《山石榴寄元九(元稹)》,盛情赞美杜鹃花,它在历代诗家描写杜鹃花的众多诗章中,绘形最丰(千房万叶一时新,嫩紫殷红鲜麹尘),绘色最丽(日射血珠将滴地,风翻火焰欲烧人),气势最宏(烂熳一阑十八树,根株有数花无数),品评最高(花中此物似西施,芙蓉芍药皆嫫母)。(注:“嫫母”为古时丑女之称)
  白居易在江州(今江西九江)谪所调升中州(今四川忠县)刺史时,宁可少带衣物和家什,却带上了从庐山上挖取的杜鹃花,千里迢迢将其移栽到了忠州的大地上。在忠州的东坡栽下后,白居易“每日领童仆,荷锄乃决渠,划土壅其本,引渠灌其活。封植来几时,高下随扶疏”。春天,杜鹃花成活,白居易写下了《喜山石榴花开,去年自庐山移来》七律:“忠州州里今日花,庐山山头春时树。已怜根损崭新栽,还喜花开依旧数。赤玉何人少琴轸,红纤谁家合罗袴。但知烂漫恣情开,莫怕南宾桃李妒。”在欣喜移植杜鹃花的成功时,也寄托了他自己的信念:在仕途,“莫怕南宾(权贵)”。
  白居易调离忠州后,回朝廷曾任主客郎中知制诰,之后就调到了杭州。关心黎民百姓,疏浚西湖,吟咏美景,流传下来诸多历史美谈。
  谒恩师故主
  史料有记:唐长庆二年(822),出任杭州刺史的白居易,不顾百里之遥的路程、不顾50岁的年龄,来到了海宁硖石(杭州府辖),晋谒他的恩师顾况(当时,顾已过世十余年)的旧址(在东山之一处横山),并写下了《登西山望硖石湖》:“菱歌清唱棹舟回,树里南湖似镜开。平嶂烟浮低落日,幽溪路细张新苔。居民地僻常无事,太守官闲好独来。犹记长安论诗句,至今惆怅读书台。”(顾况读书台原在横山。)
  白居易在朝廷时,30岁左右,曾经担任“中书舍人”(掌管朝廷撰文、记载、缮写等事)。当时“中书舍人”属紫微省(由星座名而取的官署名,唐开元六年,改中书省为紫微省),所以中书舍人和侍郎也通称为紫微郎。
  白居易“犹记长安论诗句”一语,包含着一段传诵千年的文坛佳话。早年,白居易从故乡下邽(白原籍太原,幼随家迁下邽,即今陕西渭南县),到京城时,还是一个未闻名的20多岁的青年诗人。这时,顾况在唐德宗时已任著作郎,诗文著名,宗主诗坛。白居易携带所作诗卷,慕名登顾况门第求见,希望得到品评指教。门人传递上诗卷,顾况一看,上署《太原白居易诗稿》七字,就接着说:他名居易,只恐长安米价太贵,居之也不易!出于求才心切,恐失人才和佳作,顾况展开诗卷看下去,一首接一首,觉得自出手眼,淡雅有味;当看到一首《赋得古原草送别》时,竟拍案叫绝,“此诗得陶(渊明)、韦(应物)之气,吐李(白)、杜(甫)之锋,真佳作也”。两次三翻咏吟:“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顾况兴致很高,传命门人打开大门,邀白居易相见,请白上座,待这位未名之青年以贵客之礼,杯酒之间,细论古今,成了忘年的莫逆之交,建立了师生情谊。从此以后,白居易向顾况虚心求教,顾况对白悉心指教又提携推荐。27岁那年,白居易高中进士,自言“慈恩塔下题名处,十九人中最少年”。
  白居易在30多年后从杭州到硖石晋谒顾况旧址,是不忘师生情谊。白和顾两位唐代著名诗人间关系的故事,人们领悟,是千里马受到了伯乐的赏识。
  开瓶泻樽中
  酒与诗在中华文化史上有着一定的“因缘”。白居易与李白相似,爱好饮酒,也写下了许多咏酒的名篇。仅就酒的品种而言,诗作中就记下了不少:竹叶酒、韭白蒲黄酒、地黄酒、桂花酒、缩水酒、银花酒……可比“行家”品尝。
  为世所罕知的,还是作为大诗人白居易自己会酿美酒。原来,白居易的故乡产酒,他的母家,是当时的酿酒名家。白居易回乡酿酒、务农,是在他40岁后的三年多中。当时,他辞去京兆府户曹参军之职,回家安葬母亲并守丧。白居易自己动手酿酒,学习当时酿酒名家陈贴的妙法,采用重阳节即农历九月初九日这一天的泉水,配以七月上旬制成的酒曲,酿出白酒微带黄色,味醇而甜中带辣,然后再封瓶储存一段时间备饮用。他对自家酿成的白酒,写下了不少赞诗:“开瓶泻樽中,玉液黄金脂。持玩已可悦,欢尝有余滋。一酌发好客,再酌开然眉。连延四五酌,酣畅入四肢……”(《家酿酒》)“旧法依稀传自杜,新方要妙得于陈。井泉王相资重九,曲蘖精灵用上寅……常嫌竹叶(酒)犹凡浊,始觉榴花(酒)不正真。瓮揭开时香酷烈,瓶封储后味甘辛。捧疑明水从空化,饮似阳和满腹春。”(《咏家酿》)“往事越千载”,在陕西昔时的谓村,今日的上太庄西,白居易的故居、酿酒的遗迹已早无踪影了,然而,白居易酿酒的传说还流传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