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GSM+8 北京时间)
 
2013年6月22日 > 炎黄春秋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晚清吸引留学生管窥
作者:赖晨
  《人民日报》近期称:中国顶尖人才流失严重,87%的理工科人才滞留海外。这不禁让人想起晚清政府吸引留学人才回国的一些措施。
  回国后直接给官职
  1894年甲午战争前,清政府对数量稀少的回国留学生实行直接授官的政策。1871年,清政府陆续派遣了120名幼童赴美留学,政府规定:这些官费留学生不准半途而废,不准加入外国国籍,学成后不准在中外自谋职业。1877年,沈葆桢对福建船政局派遣的35名留欧人员规定:给每一位学生建立档案,记载他们的学习成绩、肄业学堂、实习工厂、毕业文凭、可胜任何工作等,以此作为回国后任职、奖励的凭证。1890年,总理衙门又对留学生规定:出洋留学3年,回国后可保送各道府直接任职。
  根据这些规定,清政府对陆续回国的部分留学生直接授官。1879~1880年间,当首届32名留欧学生相继回国后,清政府对其中成绩优异的7名留学生,授予一定的官阶、军职。如给予刘步蟾、林泰曾、陈兆翱给予游击(副师长)军职,魏瀚被任为知县,留德学生袁雨春提拔为守备(团长),查连标、刘芳圃任命为千总(营长)。1886年,清政府对第二批留欧回国的9位学生,因为其成绩优异而加官进爵。1890年,清政府对第三届23位留欧学生分别给予官阶、军职的提拔。另外,清政府对回国不久在工作中作出了突出贡献的留学生给予直接奖励。1886年,闽浙总督杨昌濬对中法战争中表现优异的11名留学生通令嘉奖:陈兆翺提拔为参将(师长);郑清廉提拔为游击;魏瀚提拔为知州;陆麟清提拔为都司(副旅长);陈和庆等4人提拔为守备(团长);程好等3人提拔为千总(营长)。
  通过考试给出身和官职
  20世纪初,清政府对日益增多的回国留学生实行考试后给予出身(文凭)和官职的政策。起初是举行一次性考试,即举行给出身(文凭)与授官职合二为一的考试。1905年7月,清政府学部对回国留学生进行审查后,再在保和殿举行考试。考试内容按理化、经史分别命题,结果有13名留学生通过考试、获得出身和官职的奖励。其中金邦平、唐锷两人被授予进士出身,任命为翰林院检讨;曹汝霖等4人被授予举人出身,任命为主事,分部学习行走(到各部任试用期的副厅级巡视员);陆宗舆被授予举人出身,任命为内阁中书;林启等6人被授予举人出身,被任命为候补知县。
  后来,清政府发现一次性考试存在很多弊端:回国留学生日益增多,来不及考试;考生资格不严格,造成学年、专业不分,导致一些学习速成科或普通科(培训班)的留日学生考场走运;给予出身和官职混为一谈,导致获得出身者越多,授给的官职也越多,以至于官太多无法安排。为了改变这种不利局面,清政府决定将学业考试和授官考试分开。学业考试定期举行,被录取者由学部统一颁发文凭,分别授予翰林、进士、举人出身。该文凭可做优先分配工作的条件,又可做参加授官考试的依据。授官考试不定期举行,被录取者,可直接获得各种官职。从1906~1909年,清政府对回国留学生先后举行了4次学业考试,共有432名留学生获得学业文凭(出身)。
  为了对回国留学生实行官职奖励,清学部仿照中国历代廷试和外国文官考试办法,制订了授官考试章程11条,其中规定:廷试由钦差大臣和学部共同主持;廷试参加者必须事先获得学部颁发的学业文凭(出身);廷试录取者可直接获得官职,并加以委用。从1908~1911年,清政府对归国留学生先后举行了4次廷试,录取了824名,其中799名被授予官职。
  授官考试后,清政府对录取的留学生分别授予翰林院编修、检讨、庶吉士、内阁中书、七品小京官、知县等官职,并按所学专业,大多数被分配到外务部、度支部、学部、陆军部、法部、邮传部、民政部、农工商部等中央政府部门,少数则分配到各省任职。
  清政府采取通过考试给予留学生出身(文凭)和官职的办法,对留学生是有吸引力的。因为千百年来官本位盛行,许多青年学生都把科举做官作为唯一上进的出路,正当老式科举制度寿终正寝之时,清政府开辟了留学做官的新路子,这无论对鼓励青年学子出国来说,还是吸引留学生回国而言,都具有很大的诱惑力。
  作出贡献者给予提拔
  对于回国多年,在工作中作出了突出贡献的留学生,清政府实行了提拔重用的政策。早期留美学生表现优异得到提拔的很多。在邮电管理方面,吴焕荣负责铺设了江西第一条电报线,后任该省电报局长、汉冶萍煤铁公司驻上海办事处主任;程大业负责建成了北京至蒙古电报线,后任满洲里等地电报局长;陶廷赓先执教于上海吴淞学院,后任湖北电报局局长;此外,袁长坤、唐元湛、周万鹏均担任过邮传部电报总局局长。在工矿界、铁路界,留学生们都得到重用,比如詹天佑。早期留欧学生表现优异者也得到重用,如留欧的刘步蟾、林泰曾、叶祖珪、萨镇冰、刘冠雄、魏瀚、陈兆翺等,在军界均获得重用,也取得了优异的成绩。其中魏瀚等人,1883年,自行制造了“开济”号铁甲快船。该船拥有2400马力,载重量为2200吨,时速为15海里,均超过以前所造各船。紧接着,他们又造出了2400马力的“寰宇”、“镜清”两艘铁甲快船。中法战争后,魏瀚等人又赴英国考察更为先进的钢甲快船,并采购了相关原料和配件,经过3年精心设计制造,终于在1887年底建成了我国第一艘钢甲快船——“平远”号。此外,回国留学生在文教方面也做出了引人注目的成绩。如严复早年留学英国时,兼习文学、法律,回国后历任福州船政学堂、天津北洋水师学堂、京师大学堂教习、校长、编订名词馆总办、学部丞参上行走。他学贯中西,博综经史、译著最多,风行国内,成为我国近代著名的资产阶级改良思想家。
  对归国多年,在工作中贡献卓越的留学生,清政府除了提拔重用外,还实行授予出身的奖励。1907年4月,直隶总督袁世凯上奏朝廷,建议将回国10年以上、政绩突出的留学生詹天佑等人,免试破格授予进士出身。随后,清学部向朝廷提议将袁世凯这一建议推广到全国,命令各省督抚广加察访,对归国10年以上、贡献大的留学生赐予出身,以奖励后进。后经朝廷批准,各省督抚推荐了23名预备人选,其实绩、著述均上报到学部。1908年11月,朝廷委派钦差大臣梁敦彦等人会同学部,分别对这23名预备人选进行了反复审查,最后确定了19名回国留学生免试获得出身,其中詹天佑、魏瀚、郑清廉等7人获得工科进士;严复等5人获得文科进士;刘冠雄等7人获得工科举人。
  清政府用文凭、官职为诱,刺激青年留学生回国投身洋务和新政活动,也提高了他们的工作热情和社会地位,不失为一种行之有效的政策,它对清末乃至中国近现代留学教育的发展所产生的作用,是不可抹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