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GSM+8 北京时间)
 
2017年6月13日 > 钱塘听潮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一把传世铁壶
  ■华明玥
  有的艺术品,沧桑之上的那点光润皎洁,就像中秋的月亮悬浮在千年古城上空。比如日本铁壶就给人这样的联想。
  在日本,几乎家家户户都会使用铁壶,尤其是以茶道的方式招待密友时,铝制的电水壶被认为是不够殷勤的道具,一定要在炭火炉上炊铁壶才行。因为铁壶拥有极强的导热性能,它可以在水烧开之后,把温度再提高几度。正是这一点宝贵的升温,让陈茶、老茶特殊的香气,被完全激发出来。而老茶的汤色,更是在橙黄或橙红之上,焕发出一圈金橙色的光晕。这就是铁壶中析出的二价铁离子在起作用,它不仅使茶色变得更为诱人,还使茶水入口后更加圆实、饱满、甘醇与余味袅袅。
  一把好的铁壶,是日本家庭的镇宅之宝,尤其是那种有着150年以上历史的波多野正平的铁壶,在当年就可以换得一座小别墅。到了今天,拥有传家铁壶的人家仍视其为家族精神的象征,不管它可以换几套房子,主人都不会起念去拍卖它——除非,是为了买一把更好的铁壶。
  见到老铁壶的真身之后,我才叹服于它无可复制的美。
  铁壶有圆柱状、球状或算盘珠状的轮廓。壶身完全用生铁铸成,表面是一种黑黝黝的炭灰色,上面遍布铸铁特有的细微凸凹感与毛细孔,一眼看上去就有好几百岁了;而铁壶的壶盖与壶梁,却是出人意料的光润,散发着幽幽的黄灿灿的光泽。糙与润,黯淡与亮泽,浑朴与精致,谦逊与倨傲,隐逸内敛与光芒微露的对比,让铁壶散发出浑然一体又对照鲜明的美。
  收藏铁壶的友人解释说,铁壶的壶盖与提梁一般不用生铁铸造,是因为水蒸气往上冲,容易让壶盖与提梁生锈,因此在200多年前,工匠们就用掺有部分黄金的黄铜来制作壶盖与提梁,壶盖上的摘钮更是别具匠心。制作铁壶的名家会留下蟾蜍、螭龙、菩提花式样的摘钮,配上金银提环,成为他们独一无二的手制印戳。而自从龟文堂的创始人波多野正平发明了一种S形的可拆卸提梁后,在铁壶的提梁上比拼手工,也成为制壶大师们乐此不疲的志趣。据说当年波多野正平为了将野藤盘绕遒劲的肌理融入壶梁的浇铸,曾在山上待了三天四夜;而为了将两条龙口含强劲泉水对喷的造型融入壶梁,他走遍了日本各地有“龙吐水”装置的泉眼。
  在当年,不仅是达官贵人,连有点经济实力的黎民百姓都对名家铁壶趋之若鹜。即便订单源源而来,各家铸壶堂主也严格地将自己与徒弟每年制作的铁壶总量,控制在300把以内。波多野正平的壶,从定制到交货需要一年半的时间。他的徒弟曾不解地问他:“如果买了我们的一把壶,三代人甚至六代人都无须买壶了,我们的顾客岂不是越来越少?”
  波多野正平说:如果孙儿从祖父手里传承的壶,都完美无缺,他一定会鼓动亲友来赏玩,来购买。你不觉得这恰是我们百年后依旧有口碑、有生意的来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