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GSM+8 北京时间)
 
2017年4月27日 > 综合新闻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垃圾分类收集:提高实效还要下硬功!

  □通讯员陈敏
  垃圾分类收集是垃圾有效管理的必要前提,是实现垃圾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的关键环节,也是提高垃圾循环利用的有效手段。2000年,杭州市被列入全国八个垃圾分类收集试点城市以来,西湖区一直致力于探索形成高效的垃圾分类回收体系。如何进一步提高垃圾分类实效?在今年初召开的西湖区政协全会上,邵建松等委员提案提出了对策。
  西湖区垃圾分类小区覆盖率达到约83%
  自2010年3月正式启动垃圾分类工作以来,西湖区通过开展以下五方面工作取得了一定的成效。
  通过多种形式宣传垃圾源头分类收集,积极营造良好的宣传舆论氛围,引导公众参与垃圾分类收集。
  建立垃圾分类长效管理机制,构建区、街道、社区三级目标责任体系,通过考核评比、选差通报等手段落实垃圾分类目标任务。
  组建垃圾分类志愿宣传队伍,定期开展垃圾分类培训宣传活动。
  积极探索垃圾分类创新途径,实施生鲜垃圾专线清运,解决农贸市场空余场地少、分类质量差等问题。
  创建垃圾分类示范小区,鼓励社区采用激励手段、第三方服务试点等挖掘公众参与垃圾分类收集工作的积极性。
  目前,西湖区已有10个镇(街)、74个社区、354个小区近18万余户家庭加入到垃圾分类行动中,区政府大楼、区城管局等区属112家机关事业单位已经全面推进垃圾分类工作。全区垃圾分类小区覆盖率达到约83%,主城区除部分城中村外实现了小区生活垃圾分类全覆盖。
  垃圾分类存在的问题不可忽视
  (一)政策法规不健全,约束性与激励性动力不足并存。
  结合具体情况和实际需要,近年来,杭州市陆续出台了《杭州市城市生活垃圾管理办法》《杭州市生活垃圾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进一步细化了垃圾分类收集管理的具体规定,但仍存在如下几方面问题。
  立法过于原则,缺乏可操作性。《条例》对于如何进行垃圾分类、如何丢弃、如何收集、如何处置,以及如何实施处罚措施等未能给出具体的规定,政策的模糊性给市民、企事业单位以及相关管理部门在实施时带来一定难度,从而使得执行力度大打折扣。
  缺乏相应的实施细则和配套政策。《条例》指出鼓励单位和个人减少生活垃圾的产生,鼓励经营者或管理者设置便民回收点,但是缺乏具体的鼓励措施,也没有给出奖励、补贴等激励政策,这对于公众参与垃圾源头分类与减量化缺乏实质的激励作用。
  当前的垃圾分类收集现状下,一定时期内在执法上显然存在一定难度。此外生活垃圾处理收费制度未能体现“多生产、多付费”的原则,无法体现垃圾减量化的激励作用。
  (二)末端处置与前端分类脱节,垃圾收运与处置能力亟待提高。
  城市垃圾除了可回收垃圾、厨余垃圾、其他垃圾及有害垃圾等生活垃圾外,还包括建筑装修、大件杂物、园林绿化等非生活垃圾。
  当前,厨余垃圾和其他垃圾由天子岭填埋场及其他焚烧场处置,但其面临着消纳处理能力有限的问题;
  可回收垃圾中具有高价值的部分由企业回收,而大量低价值可回收物(包括玻璃、木头、陶瓷等)面临无人收运的尴尬境地;
  虽然有害垃圾数量极少,环保部门指定的处置企业仍无法完全满足当前的处置需求。
  非生活垃圾的消纳存在一定问题,其中建筑装修垃圾、大件杂物垃圾主要依靠外运,而部分园林绿化垃圾被混入生活垃圾处置渠道。
  西湖区自2009年推进垃圾清洁直运以来,除蒋村街道和三墩镇外,基本是由杭州市环境集团下属的清洁直运公司负责生活垃圾的清运工作。垃圾清洁直运的推进减少了各垃圾中转站周边的污染,但也因为清运距离的增加带来了清运频次减少、垃圾满溢现象时有发生等问题,同时清运过程中存在将分类的垃圾进行重新混合收集运输的现象,直接影响了居民进行垃圾分类的积极性。
  (三)垃圾处理经费保障不足,资金渠道有待拓宽。
  城市垃圾治理需要投入较多的资金。当前城市垃圾治理的经费主要来源于财政拨款,外加卫生费,尽管西湖区已实行生活垃圾收费制度,然而收费标准相对较低,收缴率并不如意(仅为50%左右),垃圾所收费用并未随着垃圾的增长同比增加,资金无法满足垃圾分类收集处置所需,导致了沉重的财政负担。
  实际工作中缺少生活垃圾分类减量专项激励经费,无法对分类减量成效显著的社区、单位及市民进行有效激励。
  随着垃圾分类覆盖面的拓展,对前端垃圾分类设施保障也有了更高的要求,需要投入越来越多的资金,才能建设足够数量的无害化处理处置工程,使城市垃圾的无害化处理率达到预定目标。但仅靠国家和地方财政专项拨款解决,很难达到预定目标。
  (四)公众参与后劲不足,参与深度与有效度有待提高。
  城市中80%以上的生活垃圾来源于家庭,社区居民是生活垃圾的最主要排放主体,因此居民在垃圾源头分类和收集中的执行情况直接影响垃圾分类、废弃物的利用率、运输成本、末端处置难度等。
  居民垃圾分类行为受多方面因素的影响,包括环保价值观、环境态度、公共宣传教育、具体环境知识、感知到的行为动力心理因素等。
  尽管已经开展了多元化的垃圾分类意识宣传、培训等工作,已大大提高了环保意识和垃圾分类意识,但是在实际日常操作中分类意愿尚未深入人心,正确分类投放有待提高,参与热情和参与有效度亟待提高。
  对策建议
  (一)加快制定垃圾分类实施细则及配套政策
  为了提高城市垃圾源头分类、回收、运输及处理的管理水平,相关部门应进一步协同推进法律法规体系的完善,加快制定垃圾管理条例实施细则,垃圾分类、收集、运输、处理技术规范,垃圾处理收取制度等,提高垃圾分类的可操作性;
  要切实制定鼓励垃圾分类的配套政策,明确奖励机制、资金来源渠道、实施细则、监督机制等;
  在制定相关政策时要结合实际情况建立相关目标的激励约束机制。
  (二)完善垃圾分类管理制度体系
  完善垃圾收费制度,强化垃圾排放者的责任和义务,推行延伸生产者责任制度,进行分类计量收费制度,将垃圾分类阶梯收费制度延伸到普通居民,以提高公众垃圾分类及减量化的积极性。
  建立有效的垃圾分类减量考核机制,垃圾分类涉及单位部门众多,需要住建部门协调物业企业、农贸市场、商场等涉及商务、市场监管部门的协同配合,医院、学校的垃圾分类需要卫生、教育部门的协同组织,目前虽然西湖区垃圾分类领导小组制定了对镇街和各部门的考核办法,但此项考核并不具备强有力的约束力,难以达到部门联动的效果。建议动员社会组织介入,加强第三方监督力量的体现。建立垃圾分类信息通报制度,促进各部门对分类工作的执行力度与相互监督。
  (三)构建多元化畅通的回收网络,规范现有回收设施
  除了小区内设有垃圾分类设施外,还应在公共场所设立可循环物质回收网点,如超级市场、便利店、停车场等,同时鼓励以互联网等创新方式进行垃圾回收利用的模式,构建多元化畅通的回收网络,对于加入回收网络的网点主体给予一定的回报。
  规范现有回收设施,垃圾回收设施应有统一标准,并在不同颜色标注的垃圾桶上注明回收的类别和简要使用说明,指导消费者使用。对于有条件的社区,建议可回收垃圾进一步细分,如分别回收废纸、塑料、玻璃、金属和布料五大类。
  (四)继续拓展宣传渠道,持续深入推进垃圾分类教育
  当前环卫部门通过宣传橱窗、电视、网络等开展了各种宣传活动,但垃圾分类尚未引起全社会高度重视,需要政府加大力度引导市民正确认识垃圾分类重要性和紧迫性。
  加强与教育部门合作,从幼儿园、学校开始抓,将垃圾分类积分列入学生社会实践活动。
  在西湖区机关、事业单位生活垃圾“三化四分”活动中,成立生活垃圾“三化四分”讲师团,优先在领导干部中开展垃圾分类,带动其他成员自觉养成垃圾分类习惯。
  积极与“双十一”“双十二”活动电商平台合作,阐明垃圾对社会生活造成的严重危害,宣传垃圾分类的重要意义,呼吁消费者积极参与,推出绿色消费,创建绿色消费单位。
  (五)采用利益驱动方式推动公众参与
  对于政府而言,应该关心的不是公众是否知道如何进行垃圾分类,而是如何激励公众为了社会的利益而行动。通过积极的激励方式来推动垃圾分类往往可以有效促进公众参与垃圾分类的主动性和积极性。在收取垃圾处理费时,按照垃圾量的多少,以及是否主动进行垃圾分类进行分别计费收缴。对于垃圾量较少、主动进行垃圾分类的居民收取较低的垃圾处理费,反之则收取较高的垃圾处理费。
  可结合最新的互联网技术,如通过“绿色账户”“垃圾智慧分类模式”等,将居民信息与垃圾分类进行关联,对垃圾分类行为进行积分,积累的积分可以兑换各种奖励,如购物卡、话费充值卡等。
  对垃圾分类执行不力的个人、单位及管理部门进行举报的行为给予相应的奖励,弥补现有垃圾分类监管力量不足。
  (六)拓宽资金渠道,发挥市场竞争机制
  当前,政府应利用经济激励手段促进市场机制在垃圾分类治理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充分发挥市场竞争,引入多个社会主体承担垃圾收运与处理责任的实施,向公众提供一个设施更加齐全、环保质量更高、运作更加高效的服务体系。通过减免税、贴息、专项资金等方式对致力于垃圾分类、收集、运输、处置的机构进行激励。这一方面可以通过市场竞争机制充分挖掘垃圾治理产业链上各企业的发展潜力,提高垃圾治理服务质量和能效,另一方面可以培育新型企业的发展,同时也解决了政府资金负担大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