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GSM+8 北京时间)
 
2016年1月7日 > 政协新闻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绍兴政协助推“五水共治”小记
作者:□本报记者 张丹丹

    近年来,绍兴市围绕省委、省政府“五水共治”的决策部署,“重构绍兴产业、重建绍兴水城”,积极推进综合治水。全市各级政协组织和政协委员围绕“断面找问题、河岸找原因、机制找突破、落实找动力”的工作思路,积极开展“五水共治”民主监督工作,努力在深化“专门监督、专业监督、专题监督”上做文章,为助推全市“五水共治”献计出力。

    明察暗访找问题

    长达52.3公里的浙东古运河绍兴段,横穿绍兴城区主要工业、农业和居住区域,复杂多样的污染源,使得河道水质常年为劣Ⅴ类。

    2014年,按照市委的统一部署,绍兴市政协主席陈长兴担任浙东古运河“一级河长”。两年来,他带队数十次行走在古运河之畔,调查摸底、梳理汇总。他一次次强调:“要以‘守土有责、功不在我’的责任感和使命感,确保浙东古运河综合治理各项工作顺利推进。”

    为加强民主监督的技术支持,去年夏天,市政协设立了“政协委员‘五水共治’水质检测点”,配置了两台多参数水质分析仪。去年9月的监测数据显示,浙东古运河绍兴段水质有明显改善,展现了“水清岸绿、可赏可游、人水相融”的美好景致。

    据统计,去年以来,市政协系统参加“五水共治”民主监督1609人次,组建监督小组145个、小分队274支,明察暗访河道6095公里、治水联系点(项目)233个,发现问题859个。

    追根溯源找原因

    是水,孕育了绍兴的“染缸”;而“染缸”,却对绍兴的水带来了伤害。随着治水要求和标准的不断提升,这个“结”越缠越深、越缠越紧。

    如何解开这个“结”?2015年,市政协成立“加快印染产业转型升级”课题组,多次进企业、下基层,收集了大量数据。在专题协商会上,课题组建议,通过集聚、整合、提升、严管、服务、自律六条基本发展路径,重构印染产业集群新优势。

    绍兴2500年的老城区地形复杂、弄巷窄小,去年,市政协把“推进绍兴市区城市生活污水截污纳管全覆盖”列为重点协商课题,通过3个多月的调研,向市委、市政府提交了一份如何破题的调研报告,得到了市委书记彭佳学的充分肯定。

    立足长效找突破

    如何立足长效、进一步发挥委员的专业优势?2014年,市政协组建了由工商联、经济界、科技界、农业和农村界4个界别委员组成的4支民主监督小组,分别对绍兴市“重构绍兴产业、重建绍兴水城”工作领导小组下设的“重点项目推进组”、“产业发展推进组”、“污染治理推进组”、“河湖整治推进组”工作情况开展一对一专业监督。2015年,市政协又依托专委会的优势和力量,组建了8支民主监督调研小组,由各专委会主任带队,抽调有专业特长的委员,围绕工农业污染治理、水源地保护、跨区域河流共治等八方面内容,定期开展一对一专题调研监督。

    专门监督、专业监督、专题监督,市政协助推“五水共治”专项民主监督活动风声水起,助推《曹娥江水环境治理考核管理办法(试行)》、《汤浦水库水源地保护区生态补偿专项资金管理办法》、《绍兴市级“五水共治”专项资金管理暂行办法》等文件的出台。

    不折不扣找动力

    “政协参与‘五水共治’民主监督作用会有多大?”很多政协委员当初心里都打着一个问号。如今,市政协副主席吴耘颇有成就感地回答:“政协民主监督不是作用不大,而是大有作为;不是可多可少,而是必不可少。”

    作为绍兴市“五水共治、重构重建”工作第二指导组组长,去年,吴耘带着组员对越城区、新昌县、绍兴高新区的“三河”深化治理工作情况进行了5轮实地暗访督查,所拍摄的照片和视频引起了市委领导的高度重视,被要求在市委书记召开的“清三河”督查会上播放,问题河道涉及到的相关部门负责人当即表态马上整治。

    2015年4月,上虞区政协特聘委员、长塘镇政协工委主任金琳在“五水共治”民主监督中了解到,农村生活污水处理设施运维费用颇高,每只处理池电费年均近万元。随后,一份题为《关于调整农村生活污水治理设施用电收费标准的建议》的社情民意送到了省政协,获得了省政府有关领导的批示,省物价局立即下发关于完善农业生产用电价格等有关事项的通知。

    “现在好了,电费降价40%,村里的生活污水工程运行维护负担轻了不少。”上虞区小越镇朱家滩村党支部书记罗吉龙告诉记者,将农村生活污水工程设备用电从一般工商业用电价调为居民生活用电价,多亏了政协的民主监督。

    “这一利好惠及上虞乃至全省。”民主监督的实效逐渐显现,委员们心里的问号已然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更大的动力和干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