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GSM+8 北京时间)
 
2006年7月29日 > 人文·史事
改变文字大小:   | 打印 | 关闭 
传承一方的乡土民俗文化
——西溪农家祀庙“圆觉庙”的历史渊源
作者:洪尚之
  日前,我们在考察西溪蒋村的历史文化古迹时,意外地在千金漾东北隅、文二西路南侧的一座由当地村民自发保留下来的“圆觉庙”中,发现供奉着南宋以来一直以西溪地区“社神”(“土谷神”)的身份为当地村民代代相传并祭祀的“德胜明王”林庭云的神像,这标志着当地悠久的一段人文历史。
  南宋建炎三年(1129),宋康王赵构被金兀术(完颜宗弼)追击,从扬州逃至杭州,经西溪林家浜时,危急中幸得林氏五兄弟救驾,这才下旨“西溪且留下”,并在杭州建都,改杭州为临安府。绍兴年间(1131-1162),赵构率文官武将到西溪林家浜寻访林氏兄弟,方知他们已在救驾后为金兵所害。于是,他御封林家五兄弟为保佑地方年岁丰稔、安宁康乐的土地神五大“明王”,并立庙祀之。
  土地神,在汉民族远古时期称社神。作为旧时人们普遍供奉的神祗之一,土地神(江南多谓之“土地菩萨”)的神庙曾遍及全国城乡,与灶王和城隍一起成为享受民间香火最盛的神灵之一。
  历史上的著名人物如韩愈、沈约、岳飞等,也都曾成为一方的土地神。到这时,远古的社神已经演变成了各地有一定享受祭祀地域范围的土谷神,即土地神和五谷神。
  南宋时,西溪不但出现土谷祠,而且还有五座之多,今存宋人《西溪百咏》诗题中,就有“五方分福”的诗题。(见丁丙《西溪百咏旧序》)所谓“五方”,即东南西北中五个方位。
  明代商僧大善《西溪百咏》组诗中有“五庙”一首,诗中写道:“五方五社几村烟,万姓祈禳大有年。南宋同功埋剑甲,西溪分福礼山川。家家社酒歌尧日,处处春耕喜舜田。欲问英雄昔日事,请看元夜闹灯筵。”诗前题记云:“(五庙)在西溪之东。宋建炎间,兄弟五人于国建功,立庙分五。庙前皆架台。每值元夜,放灯演剧。”“五庙”,实即“五方土谷庙”的简称。
  到明清时,西溪一带还出现过不少庵观庙巷。据冷晓先生考证,这些庵观大多是以文人“居河之滨,结草为庵”的“文人庵”。
  西溪湿地,到南宋以后渐成环境优美、物产丰饶、文脉相承的鱼米之乡、花果之地和修行、退隐、赋咏之所。这里山抱水合,河道纵横,池塘星罗棋布,原野肥沃广袤,盛产稻、茶和梅、竹、柳、芦、柿、菱。西溪以农事生产为纽带而连结起来的人、地关系,在漫长的农耕经济年代里大多数时间一直处在和谐、友善和亲密的状态之下,对土地的依赖和崇拜心理,促使当地丰衣足食、安居乐业的原住民们,滋生并传承着浓厚的土地神崇拜信仰以及希望和期待年年风调雨顺、物阜民康的精神诉求。
  时至清代,圆觉庙已成为当地香火很盛的乡间神庙,乡人常年来此祭祀,声名远播。浙江巡抚谭钟麟也曾亲笔题书“圆觉庙”匾额。
  今“圆觉庙”前,有与千金漾以及西溪湿地水系相通的“圆觉漾”,碧水涟涟,若有灵性。隔“圆觉漾”水道,可见到桑、柿等茂密的树木和芦苇。特别引人注目的,是那株百年古樟,树冠庞大,枝干粗壮,郁郁葱葱。
  “圆觉庙”旁,有古井一口。庙西侧,犹存曾建造过临水古戏台“活龙台”的遗址。与古戏台隔水相望的一处河埠头,掩映在绿荫丛中。这个河埠头的石阶、平台和护坡石坎等均保存得相当完整,从其平整、细密、精致且古色古香的外观风貌,似与西溪秋雪庵遗址等处的河埠石坎出自同一群工匠之手。
  作为承载和见证历史悠久的土地神崇拜信仰和乡风民俗的“圆觉庙”遗构、遗物及传说,它们在西溪湿地二期保护整治工程中的“身价”和“潜质”,显然也是不言而喻的。